【民族团结一家亲】乌鲁木齐民警甘雯一家三代与八家人结对认亲

 文/亚心网记者王建隆图/甘雯提供

  阅读提示:“我姐姐是一个大好人,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的户口可能到现在还不会落入乌鲁木齐,可能过不上今天这样的好日子。”凯丽比努尔·麦麦提所说的姐姐是乌鲁木齐市沙区公安分局民警甘雯。

  去年10月23日,乌鲁木齐市召开“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动员大会。甘雯通过好友自治区林科院干部古丽尼莎·热合曼认识了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南湖南路片区管委会友谊社区的贫困家庭凯丽比努尔一家,并结下深深的亲情。自甘雯与凯丽比努尔一家结对认亲以来,甘雯一家三代人认了8家亲戚。

  20多天帮妹妹办理了迁户手续

  “我的亲戚来了。”2016年11月2日,古丽尼莎·热合曼带着甘雯第一次到达位于乌鲁木齐市南湖西路艾尼瓦尔餐厅认亲,凯丽比努尔用维吾尔语招呼到。“是啊!我们是亲戚。”甘雯用维吾尔语应答。

  凯丽比努尔的话,让甘雯感到很亲切,感觉凯丽比努尔和她早就是亲戚一样,有点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凯丽比努尔夫妇给甘雯做了招牌炒面,并悄悄地多加了一份肉,招待了她。

  交流中,甘雯了解到凯丽比努尔出生在岳普湖县,会走路说话的时候,被爸爸妈妈送到了乌鲁木齐的外婆家。12岁时,外婆过世,她又回到岳普湖上学,不久之后母亲病故,父亲再婚,几年后也离世了,她只身回到乌鲁木齐市打工。在乌鲁木齐打工期间,她认识了现在的丈夫艾尼瓦尔·艾佰杜拉。艾尼瓦尔是乌鲁木齐人,在她和艾尼瓦尔结婚后,她想把户口迁到丈夫的名下,找继母要户口本,继母不同意。她手上没有家庭的户口主页复印件,只有自己户口页的复印件,其它资料什么都没有,当地派出所关于她的信息资料也缺失甚多。她和老公来回奔波很多次,都没有办成户口迁移就放弃了。因他们居住的老旧房屋面临拆迁改造,申请廉租房时,因凯丽比努尔是“流动户口”,无法享受廉租房政策,迁户口的事再一次让他们想起来,一家人伤心难过却束手无策。

  甘雯得知这件事后,记在了心上,咨询了本单位的户籍民警。户籍民警说,凯丽比努尔的情况符合落户条件,但是需要手续完备。于是甘雯决定帮凯丽比努尔将户口迁到乌鲁木齐。甘雯发动所有在乌鲁木齐、岳普湖两地的亲戚朋友,一起想办法、出主意,在社区、派出所、水区公安分局和本单位的共同帮助下,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

  2016年11月29日,经过20多天的奔波,甘雯终于帮凯丽比努尔圆了20多年的落户梦,在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公安分局户政大厅外,甘雯和凯丽比努尔两姐妹紧紧相拥在一起。2016年12月22日,在甘雯的帮助下,凯丽比努尔终于拿到了期盼了20多年的户口本。凯丽比努尔留着热泪说:“困扰我20多年的事终于办妥了,太激动了,真的像做梦一样。”

  我维吾尔族名字叫古再丽努尔

  在第一次见凯丽比努尔夫妇时,甘雯和凯丽比努尔夫妇交流的很开心。在得知甘雯的年龄比凯丽比努尔的年龄大时,凯丽比努尔主动认甘雯为姐姐,自己当妹妹,甘雯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临别时,凯丽比努尔夫妇说要给甘雯起个维吾尔族名字。

  甘雯和凯丽比努尔夫妇第二次见面还是在凯丽比努尔家的餐厅里。凯丽比努尔给甘雯起了一个叫古再丽努尔的维吾尔族名字。

  凯丽比努尔说:“古再丽努尔,意思是美丽的光芒。我叫努尔,她也叫努尔,我们就更像亲姐妹了,而且我姐姐人美心美,这个名字很适合她。”

  甘雯说:“凯丽比努尔汉语水平不太高,所以和我见面时就叫我古再丽努尔姐,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也很喜欢她这样称呼我。”

  两年前,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沙区分局组织干警学习双语。从此之后,甘雯一直坚持学习,利用业余时间与维吾尔族同事交流。和凯丽比努尔一家人结对认亲后,她刻意让自己使用维吾尔语说话,不会的就向凯丽比努尔的丈夫艾尼瓦尔请教,甘雯的维吾尔语水平明显提高。目前,甘雯已经取得自治区翻译协会维汉翻译初级证书。

  

  “今年元旦,古再丽努尔姐用维吾尔语给我们写了新年贺信,我们一家人看了非常高兴,它是我们家今年收到最好的礼物。我只会简单的汉语交流,我想向古再丽努尔姐学习汉语,我的户口已经迁到乌鲁木齐了,是乌鲁木齐人了,学会汉语,就业的机会更多一些。”凯丽比努尔说。

  “凯丽比努尔的丈夫艾尼瓦尔喜欢乐器,我喜欢唱歌。我每次到他们餐厅,艾尼瓦尔都会拿出他心爱的都塔尔,为我伴奏。凯丽比努尔时而当听众,时而起身跳舞,我每次都是尽兴而归。从和凯丽比努尔家结对认亲后,我的维吾尔语水平提高很快,已经学会了18首维吾尔歌曲。”甘雯说。

  凯丽比努尔小儿子亲吻过我的脸

  在甘雯和凯丽比努尔结对认亲后,甘雯多次提出去凯丽比努尔家里去看看,凯丽比努尔夫妇开始总是委婉地拒绝。凯丽比努尔越是委婉地拒绝,越是引发甘雯心中的疑问,他们家居住环境不好?为何不让我去他们家?

  经过甘雯多次的请求,凯丽比努尔才答应甘雯去他们家。一进门,甘雯看到,凯丽比努尔一家4口挤在不到60平方米的旧房里,除了一个半新的电视机,再没有像样的家电。

  凯丽比努尔告诉甘雯:“我与丈夫以前做过保洁员、厨师、临时工,后来夫妻俩在社区的照顾下,一个拉面,一个炒菜,在一条背街小巷开了一家小面馆,一年到头,吃饭的人很少,没有挣上钱。大儿子艾孜买提16岁,喜欢打篮球。小儿子艾孜海尔8岁,喜欢踢足球和画画,懂事的孩子知道家里困难,也不提出买足球,而是用袜子包着杂物当足球踢。两个孩子从来不乱花钱。在去年母亲节前一天,小儿子艾孜海尔找他爸爸借两块钱,他爸爸开着玩笑说借钱可要还的呀。艾孜海尔回答说等他有钱了就还。第二天母亲节,艾孜海尔买了两朵塑料花送给我,祝我母亲节快乐,我当时十分感动,眼泪在眼眶打了几个转,没有忍住,流了下来。我将小儿子抱在胸前,对他说,儿子你长大了,即使是塑料花,妈妈也很喜欢,妈妈爱你。”

   

  甘雯告诉记者,她听完凯丽比努尔的话,心里酸酸的,当时就下定决心尽自己所能帮助这个家庭。几天后,她给艾孜买提买了一个篮球,艾孜买提连声说谢谢。她给艾孜海尔买了全套画笔,艾孜海尔接过画笔,十分开心,饭都不吃就开始画画。今年1月8日,艾孜海尔8岁了,全家欢聚一堂给他庆祝,甘雯送给他一个梦寐以求的生日礼物:一个崭新的足球,小家伙高兴得跳了起来,第一次主动上前,给甘雯脸上一个亲吻。通过苦练,艾孜海尔足球水平日益提高,今年九月,艾孜海尔将要参加全疆的少儿足球比赛。

  甘雯十分喜欢凯丽比努尔的两个孩子,寒假带他们去南山滑雪场滑雪,去乌鲁木齐市人民公园滑冰,暑假带他们到乌鲁木齐市各个公园游玩。

  艾孜买提说:“每次和甘妈妈一起游玩,都玩得很开心,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我们爸爸妈妈对甘妈妈带我们出门游玩都很支持,很放心。我长大以后,也要像甘妈妈一样,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凯丽比努尔有了一个汉族妈妈

  甘雯的母亲马润榈是一个热心、执着、乐于助人的人。在甘雯将凯丽比努尔家庭不幸和与凯丽比努尔一家结对认亲的事告诉她时,便上了心。现在,马润榈已经把凯丽比努尔当成了自己的“闺女”。

  “凯丽比努尔家庭不幸和落不上户的事,我妈妈比我还着急。我妈说,‘凯丽比努尔早早失去了母亲,虽然都已四十岁上下,但是对于母爱的渴望依然很强烈。你和她家结对认亲了,她家的事就是你应该关心的事,也是我们家应该关心的事。’我妈天天问我凯丽比努尔落户的进展情况,要求我找人尽快帮凯丽比努尔办理迁户手续。”甘雯说,“我将我妈很关心她落户的事告诉了凯丽比努尔,凯丽比努尔很感动,对我说,姐姐,我能不能把你的妈妈也当作我的妈妈?甘雯把这件事告诉了母亲,母亲没有犹豫,一口答应了。

  几天后,甘雯带着母亲马润榈到达凯丽比努尔家的餐厅,见到了凯丽比努尔。“阿帕,(维吾尔语妈妈)您好!”凯丽比努尔热情向前,拥抱着马润榈。马润榈也张开双臂,抱着凯丽比努尔,拍打着凯丽比努尔的后背,“闺女,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妈妈了。”

  “妈妈,我的亲爸爸妈妈去世的早,我也没有兄弟姐妹,结婚后有了两个孩子,我的亲人只有他们三人,现在我有了姐姐,又有了你这个妈妈,太幸福了。”凯丽比努尔边说边轻轻拭去脸上的泪水。

  马润榈说:“闺女,有什么困难,有什么委屈,尽管给妈说,你是我的女儿了,有时间到我们家去,我们的家就是你的家,千万不要客气,我有时间也会来看你们,关顾你们的餐厅,我让我的孩子们找些朋友来你家的餐厅吃饭,你们的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幸福的。”

  2016年12月的一天,雪后的乌鲁木齐,道路湿滑。马润榈想着天寒地冻,小饭馆一定没生意,她放心不下,决定去凯丽比努尔家的餐厅看望他们一家,途中不小心滑倒,左手摔伤动弹不得。甘雯和妹妹甘露得知此事后将马润榈送到医院。凯丽比努尔得知此事,感到十分内疚,到医院看望马润榈时说:“妈妈,是我们害了你,我们对不起你。”经医院检查,马润榈伤情不重,休养了几天,左手就好了。

  今年正月初二早晨,凯丽比努尔“全家总动员”,揉面、擀皮、剁馅儿,包芒塔、蛐蛐儿(维吾尔语包子、馄饨)。中午时分,一家人带着丰盛的食物到达甘雯家拜年,马润榈笑着将两个红包塞到凯丽比努尔的两个儿子手中。“一家人”围在一起吃起“开年饭”,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快乐、开心的笑容。

  到凯丽比努尔家餐厅搞亲戚聚会

  “我有4个子女,现在一家三代人已经认了8家亲戚,除了凯丽比努尔,其他的我都还没有见过面,有机会我都要见见,我想把其他的7家亲戚都召集在一起,在凯丽比努尔餐厅里搞一个大聚会。”马润榈说。

  马润榈的小女儿、甘雯的妹妹甘露是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的一名法官。她说:“我认的亲戚在墨玉县的一个村里,她今年69岁,丈夫是一名退休老师。因丈夫身体有病,她平时在县城的房子里照顾丈夫。只要我去看她,她就会和丈夫回到村里的家里。我丈夫认的亲戚在莎车县的一个村子里,我们俩多次奔波在认亲路上,你来我往。前一段时间,我们看望亲戚回乌鲁木齐,在‘民族团结一家亲号’专列上相遇,然后坐车一起回家。我大哥大嫂结的亲戚在米东区,他们的孩子甘甜在新疆广播电视大学工作,认的亲戚在英吉沙县的一个村子里。我和我丈夫,还有侄女甘甜,准备最近一起坐‘民族团结一家亲号’专列去看亲戚,然后再一起坐‘民族团结一家亲号’专列回来。我的亲戚用维吾尔语给我写了两封信了,我已经找人全部翻译成汉语,看了后十分感动。我已经写好了回信,准备让我姐姐甘雯翻译一下,然后邮寄给亲戚。”

  甘雯大哥的女儿甘甜说,“我认的亲戚在英吉沙县农村,也是一位60多岁的普通农民,但他善良又朴实,当得知我是一名大学老师时,十分高兴,见面时总有说不完的话。在知道我新婚不久时,便给我送了一对由自己儿媳做的花枕套。我很喜欢这对花枕套,每次看到这对花枕头,我就会想起我结对认亲的这家亲戚。”

             

  对于子女媳婿和孙女的结亲,马润榈老人非常积极,张罗着在乌鲁木齐搞一个子女媳婿和孙女认的“亲戚”大聚会。

      

     

  甘雯说:“我们一家三代结对认“亲戚”的地方不一样,认的亲戚家境和身体状况不一样,在乌鲁木齐搞一次大聚会,不太容易。为了母亲的心愿,我们已经开始前期工作,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

[责任编辑: 王建隆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