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新疆GDP同比增长7.6%

2016年新疆GDP同比增长7.6%

第三产业成为拉动我区经济增长主要力量

亚心网讯(首席记者于江艳)2月13日,2016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召开。经国家统计局审定,全年新疆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9617.2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同期增长7.6%,增速高于全国0.9个百分点。

2016年,面对错综复杂的宏观经济环境和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任务,自治区党委、人民政府始终坚持以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总目标为引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牢固树立和贯彻五大新发展理念。经济保持了“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实现了“十三五”良好开局。

分三次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1648.97亿元,增长5.8%;第二产业增加值3585.22亿元,增长5.9%;第三产业增加值4383.04亿元,增长9.7%。从贡献程度看,第一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12.7%,第二产业为30.0%,第三产业为57.3%,第三产业已经成为我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

2016年我区消费市场继续回暖,全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825.90亿元,同比增长8.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9%),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1.4个百分点。按消费形态分,餐饮收入366.71亿元,增长11.2%;商品零售2459.19亿元,增长8.0%。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能力不断提高。

2016年我区物价水平温和上涨,就业保持稳定。2016年新疆居民消费价格(CPI)比上年同期上涨1.4%,涨幅低于全国0.6个百分点。2016年新疆城镇新增就业45.5万人,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275万人次。

2016年,新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463.4元,名义增长8.3%,增速高于全国0.5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8%。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0183.2元,首次突破万元大关,名义增长8.0%,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7%。

2016年,新疆国民经济结构逐步优化,转型升级初现端倪。面对错综复杂的经济形势,我区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妥善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经济运行中的有利因素和积极变化逐渐增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稳步推进,民生事业持续改善。

固定资产投资驱动将成我区经济增长引擎

专家解释:进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符合经济发展规律

自治区党委、政府确定目标:2017年新疆固定资产投资1.5万亿,增长50%以上。

因为这一宏伟目标,全国股民看好新疆股,最近股票也是全线飘红。对应在生活中的现象是:往年部分内地来疆建筑工有时都闲着没事干,今年还没过完年就接到新疆“老板”电话:赶快回来!

为啥我区要确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0%以上目标?固定资产投资对新疆经济增长将起到怎样的带动作用?自治区人民政府副秘书长、自治区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许斌对此进行了解释。

“确定这一计划目标,是基于新疆经济的发展阶段提出的,说明当前固定资产投资对新疆经济增长仍然发挥着关键的带动作用。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仍是制约新疆经济社会发展最大短板,也是最大潜力。”许斌表示。

目前,新疆经济依然处于投资驱动阶段。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大致分为4个阶段,即生产要素驱动阶段、投资驱动阶段、创新驱动阶段和富裕驱动阶段。从这4个阶段看,新疆目前的经济发展处于第二个阶段。

当前,新疆经济步入“新常态”,面临两个“三期”叠加的影响和新旧动力转换相持的复杂局面,经济呈现“四降一加大”,即经济增速下降、工业品价格下降、实体企业盈利下降、财政收入增幅下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这充分说明新疆经济单纯依靠低劳动力成本、低土地成本、低资金成本等要素投入的低水平数量型规模扩展,助推经济快速增长的要素驱动阶段已经谢幕,进入投资驱动阶段。

当前,新疆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固定资产投入,投资是推动新疆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因此,自治区党委、人民政府确定的2017年全区固定资产投资1.5万亿的计划目标恰逢其时。

同时,国外资料也表明,要实现经济腾飞,必须经过一个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阶段,这是不可逾越的基本阶段。大规模的基础建设会相应产生一个高投资时期,西方经济发达国家的发展道路如此,亚洲周边较发达国家的情况更是如此。

“日本在经济高速增长的上世纪70-80年代,固定资产投资率在33.2%,比一般年份的投资率高出4-5个百分点。这充分说明,高投资率是发达国家所经历的一个阶段。我区要实现‘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与全国同步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保持经济平稳协调健康发展,就需要保持高投资率,投资就要大幅度地增长。”许斌解释说。

为此,我区要抓住重大历史机遇,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坚持基础设施先行,保证今后一个时期适度的投资规模,稳定经济增长。据世界银行统计,基础设施投资每增加1%,GDP也同比增长1%。目前新疆基础设施建设与发达省区相比仍然比较滞后,因此要紧紧抓住基础设施建设这个龙头,破解发展的瓶颈制约,着力抓好以交通、水利、能源、通信等为重点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发挥对全区经济增长的关键性带动作用。

面对国家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我区要积极融入,用好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这一抓手,围绕“三基地”、“一通道”、“五大中心”和“十大进出口产业集聚区”建设,实施一批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刺激更多投资需求。

许斌提出,我区要大力推进PPP模式,打造政策洼地,创新社会资本利用方式,拉动新疆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再上一个台阶;同时抓好实体经济,发展壮大特色优势产业。坚持一产上水平、二产抓重点、三产大发展。大力发展旅游业、商贸物流、对外贸易,培育消费热点,重视发展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加快构建具有新疆特色现代产业体系。

GDP与财政收入增速

为啥会不同步?

2016年自治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降2.4%,但GDP增长7.6%,GDP增速与财政收入增速并不同步,原因是什么?

从一般经济规律来看,经济决定财政。当经济快速增长时,税收收入增速可能高于经济增速;而当经济增速放缓时,税收收入的增速可能比经济增速更低。从近年来新疆GDP与财政收入的数据观察,GDP与财政收入都保持了同步、同向增长。但2016年,新疆GDP增长7.6%,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降2.4%,为多年来少有的负增长。GDP正增长与财政收入负增长这一相悖现象,也引起多方关注。对此,自治区人民政府副秘书长、自治区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许斌从理论与实践上给予了解释。

GDP 是指一个国家(地区)所有常住单位一定时期内生产活动的最终成果,包括劳动者报酬、生产税净额、固定资产折旧和营业盈余4项构成要素。财政收入指国家财政参与社会产品分配所取得的收入,是实现国家职能的财力保证,主要包括各项税收收入和非税收入。由于两者不存在直接的、数量的对应关系,所以财政收入与GDP可能并不保持同步增长。

首先,从税收角度来看,纳入GDP核算范围的产业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直接带来税收的行业增加值,如工业增加值、批零餐饮业增加值等;二是减免税收的行业增加值;三是基本无税的行业增加值,如农业增加值、国家行政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增加值。

直接带来税收的是工业增加值、批零餐饮业增加值等。2016年,新疆工业增加值仅增长3.7%,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1.5个百分点;限额以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增长6.0%,这是造成财政减收的主要因素。

2016年5月1日起,中央全面推开“营改增”改革。预计全年减少自治区财政收入126亿元。从增加值的4项构成看,“营改增”行业的增加值虽因政策性减税而相应减少了生产税净额,但税收减少会相应增加营业盈余。所以财政收入减少了,但对这些行业的增加值并没有大影响。

其次,从行业税率角度来看,一般来说,资源开发行业的税率高于制造业,第二产业税率高于第三产业。2016年,受工业经济下行因素影响,工业品价格持续负增长,特别是原油、天然气、矿产品等资源类价格持续低位运行,造成原油天然气资源税和煤电煤化工增值税大幅减少。此外,资源税改革对22种金属矿和非金属矿资源实行从价计征,部分矿产品下调了税率,2016年自治区本级财政预算预计资源税比上年下降24.6%。同时,2016年我区第三产业对GDP的贡献率明显高于第二产业,第二产业贡献率的下降对财政收入的影响明显。

此外,财政收入增速还受到宏观政策影响。比如2016年,国家和新疆出台了一系列清费政策,减轻企业负担,也会影响到财政收入增速。

 

[责任编辑: 王渊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