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起来啦!星爷说随心随性多好 徐克:太闷了!

 

《西游伏妖篇》上映以来,浩浩荡荡的解读就没停过,脑洞也是五花八门。有说唐僧和孙悟空有基情的,就有说唐僧没放下段小姐,就是还没放下紫霞仙子的。有说唐僧是个危机管理学高手,下跪根本就是在演戏的,有说谁知道唐僧那一刻是不是动真情了呢?还有人因为悟空的委屈形成的童年阴影都被解锁了。最有名的一篇《只看一遍你确定都看懂了西游伏妖吗?》说师徒二人的矛盾根本是在演戏,在豆瓣上被点了2358个有用。

看着大家那么苦恼,腾讯娱乐本着不能放过始作俑者的原则,在史无前例的徐克导演和周星驰编剧二人合体的专访中,对以上脑洞行了一番求证。两人倒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对于玄奘究竟是不是真的在演戏,九宫真人和如来有什么猫腻,还有大家最关心的红孩儿造型的脑洞灵感,都给出了绝对不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答案。

然而,这些都是套路问题,不会有太多分歧。影片上映前,影迷最关心的就是徐克和周星驰性格迥异,创作中会不会常常互相掀桌。根据两人在很多场合中的客套话,都是为了创作据理力争啊。是不是听烦了?那就不要错过这篇文章,因为,两人竟然罕见的针对“随心随性到底好不好”进行了一番不伤和气(不是反话)的探讨。时间不长,但就在一来一回中,两人的性格一览无遗。

周星驰内心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边告诉自己,随心随性是不可能的,世界会大乱,一边又会忽然一脸花痴地神往:“随心随性,哇!多好啊。”正如他在讲述人性自私和亲情无私两者的此消彼长时那样,反复说服自己。

而徐克恰好相反,这个在周星驰看来“很小孩子”的导演,其实有着非常成熟的世界观。他觉得看得透看不透,到最后其实是心理学的东西:“我觉得永远得不到一个答案是正常的。如果得到答案的话,我们也许变神仙了,就不会去创作了。”两人都无法说服对方,但都非常礼貌地坚持自己的意见。最后这场探讨结束在一个很萌的瞬间,周星驰起身去上厕所了,徐克导演强行ending道:“其实随心随性这个说法,我觉得她(九宫真人)也只是说出来,可是她到底做不做得到呢?她也做不到。至少她讲的跟她做的还是不符合。其实她才是伪善。”——不知道周星驰看到会作何感想呢?

人设解毒:玄奘全程演技在线

周星驰:我认为作为一个领导者,演技是一个不可缺少的条件。 

1、唐僧怎么控制三个妖怪?

徐克:悟空本来就很野性,广东话叫“猴子精”,最难搞的小孩就是猴子精。我们常常说你这个小孩像猴子精,就是很难搞的意思,所以孙悟空应该很难搞。他难搞是因为他很厉害。但是这么厉害的妖怪竟然给一个平凡人控制,我觉得这是《西游记》被改编一直以来,最缺乏展示的。

周星驰:一个光头,什么都不会,就会吹牛,怎么能够控制住孙悟空呢?所以你看他跟所有伟大的领导者一样,都是不简单的,要很多很厉害的技巧。当然在这个电影里面,其中一个就是很能说了,很能吹!我打不过你不要紧,但是我说起来我很厉害,完全可以PK你的,很能吹牛,其实就是一个伟大的演员。一开始说要颁发一个终身成就奖给他,其实就是一个伏笔,就是说他是一个伟大的演员。但其实你看,在那么复杂的情况之下,又要控制自己的团队,自己的团队心也不是团结一致,又要对抗外来的挑战、压力,他也是挺需要演技的。最重要的是,他没有什么具体的力量,他没有原子弹,机关枪也没有一把,可能小刀也没有(笑),他靠的是什么?我认为作为一个领导者,演技是一个不可缺少的条件。

徐克:其实他们几个都是演员,悟空也是,只不过演得少一点。猪八戒简直就是现代人的生意人一样,挺会演的,一张脸涂得白白的,红红的。而且他是最会表现自己充满了看法,什么都比别人强。

2、孙悟空的四个形态有什么含义?

徐克:我们自己平时换衣服化妆,cosplay都可以变另外一个人,他们法术这么厉害,很正常。其实我曾经问过周导说要不要悟空还是个小孩,其实我们找过人来试妆,还造过型,后来怕小孩子太辛苦就算了。

周星驰:一开始他要装成一个很可怜的样子,过去的都过去了,现在都看开了,魔性已经排出去了,只剩下了真善美。所以搞笑的东西比较多一点,看起来好像轻松一点,最后还是要变得非常极端的,非常恐怖的,这个在《降魔篇》中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3、猪八戒为什么有三副面孔?

徐克:猪八戒很简单,他本来是一个很美的人,他要吸引异性就变美了。这是一个讽刺,他的美是一张面具。

4、为什么喜欢黑暗童话?

徐克:其实我是童话一点的,黑暗的话其实还是偏向童话的。因为童话已经有它隐藏的一面。我们小时候相信的很多童话,长大之后你告诉我这个童话是假的,这个过程太暴力了。应该把成年人和童年的时候对童话的感觉拼合在一起,那就是《西游记》了。

周星驰:其实在我在《降魔篇》里面,已经是在这个方向上,三个徒弟的真正身份不是那么可爱的,当然他也有可爱的一面,但是妖怪就是妖怪,要有妖怪的特性。所谓黑暗也只是比较丰富一点的内容而已。童话最主要的原理就是认可正能量,最后还是爱最好。人性是比较复杂的,加上丰富的黑暗元素,但是最后还是回到了一个最简单的原理,一个简单的普及的价值观,就是爱了。

剧情解毒:九宫真人假扮如来是想取代如来

周星驰:九宫真人希望取代如来,她觉得不要伪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1、戏班是红孩儿的人吗?蜘蛛精也是九宫真人的人吗?

周星驰:首先我们说剧本里面,蜘蛛精跟红孩儿都是妖怪,肯定跟九宫真人有“连接”。九宫真人把所有的妖怪都收服,形成她的力量,然后去跟正派开战。蜘蛛精也是代表反派,跟九宫真人那一帮人也是有联系的。当然这是我的想法,徐导演也有他自己的想法。

徐克:(先一句话实力推锅)我是根据剧本来拍的。(再无公害揭秘)其实我觉得妖界跟神界、人界一样,好像都是可以上网的,不然怎么每个妖都在等唐僧来。至于具体关系到什么程度,我觉得要看你的感受。九宫真人法力那么强,跟如来斗。如来要给唐僧一个修行上的折磨,达到一个比较高的境界。所以九宫在如来下面看到的东西也很多。你问我我觉得有没有关系?我觉得是有关系,可是不是那么明显直接的关系。譬如说,九宫知不知道蜘蛛精做的事情,当然知道,但是蜘蛛精知不知道九宫呢,它未必,因为有高层和低层的分别。

2、九宫真人是不是金翅大鹏与九灵元圣的合体?

徐克:我们是故意把它讲得不那么明白,其实九灵元圣后面还有的。这次的妖精可以跟如来相对,很厉害,妖精在《西游记》里面寥寥可数,金雕是很厉害的一个,那就先出金雕,后面再说别的。

3、九宫真人是因为爱如来才要跟玄奘对着干吗?为什么要假扮如来?

周星驰:九宫自己觉得求不得而已,如来不是不爱她。

徐克:其实她是妒忌。她本来是如来身边的一个神兽,可是如来对她没有那么重视,她要证明如来是错误的,所以要搅和如来想要做好的计划。这也代表一种妒忌,很不服气。我觉得爱是一种表现方法,可能她感觉她的位置跟她的重要性不匹配,所以产生了很强的妒忌心。其实红孩儿也是,老是得不到九宫的认可,他其实很讨厌孙悟空的,因为九宫觉得孙悟空很厉害。

周星驰:《西游记》基本的原理就是这样的,正派跟反派的斗争,政策的斗争。如来代表正义,我们觉得反派肯定是要能跟如来对抗的,而不是普通的妖怪,九宫真人其实就是如来的反面。九宫真人希望取代如来,她觉得不要伪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徐克:她认为很多人打着如来修行的旗号,做伪善的事情。其实是一个讽刺。我喜欢她的原因是,她讲了我们所有人在这个社会里面看到的东西都是,有时真,有时假。

周星驰:当然这是表面的对立。她觉得我才是上帝,我才是如来。所以他会幻化成为如来的形象。我们平常看到的法力都是斗能量,可是我觉得最直接有关的,应该是平时能够感受到的大自然的力量,所以才出现这个电、水、火这三个元素。

徐克:本来应该是四个的,应该还有雷。都是大自然里最有力量的东西。

主题解毒:到底要不要随心随性,星爷和老爷争起来了,你站哪边?

周星驰:随心随性,哇!多好啊。是吧?

徐克:完全随心随性的话,人生多闷啊。

(以下为不知道哪个问题引起的一番人生观探讨)

周星驰:他认为(比如)你心里面明明是吃烧鹅,但是你又压抑自己说,不应该这样子。当然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对的方向。我个人觉得,你总不能够随心随性,因为人性里面很多都不是正面的,有时候我们也会贪心。需要我们要有一个理智。你把喜欢的都放上来,也是不对的,不可能的。

徐克:人类的修行要达到一个永恒的精神状态,这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其实我觉得唐僧是很惨的,他跟耶稣基督一样,要承担整个世界的对与错、恶与善,有些标准是很模糊的。加上修行的时候,所谓看得透看不透,到最后是一个庞大的心理学的东西。我觉得永远得不到一个答案是正常的。如果得到答案的话,我们也许变神仙了,就不会去创作了。

周星驰:不过其实随心随性大法也是挺好的,有时候我也希望可以真的随心随性。

徐克:其实人的心态是对比的。你真的随心随性的话,你就觉得很闷的,什么都可以做,没有挑战。

周星驰:世界也会大乱,规律也就会乱套了。我觉得这个也是行不通的。但是这个我们都想啊!你想不想?(腾讯娱乐:想啊。)梦想都是这样的,随心随性,哇!多好啊。是吧?

徐克:我觉得也不一定全好。完全随心随性的话,人生多闷啊,你要去哪里就去哪里,你要做什么都可以做到,那你还有什么想做的?都不想做了。

周星驰:其实导演,里面有一场戏因为片长的关系去掉了。说的是九宫真人跟唐僧经过这个地方,看见两个兄弟在争一个苹果,最后打起来了。九宫真人就说,你看人性就是这样子,大家都想要大的苹果。唐僧就说,这个太不好了。但是九宫就说,有什么不好,人生下来就是想要大苹果嘛,我们都要忠于自己的本性,想要大苹果,那就去拿,挺好的。唐僧说,是吗?但是最后好像是哥哥把苹果让给了弟弟。

徐克:两个兄弟抢了之后都是要给妈妈,妈妈把苹果给弟弟了,最后他们就分了,是这样子。最后还是归到一个很善良的(主题上)。

周星驰:看起来人性就是要争大的,其实最后他们是一样的。亲情里面这种爱,就是我把好的给你。他不是说,人生下来不光是好的我就自己要,也有我可以牺牲自己,但是我要给你,这个就是爱。所以就是这样的一个对立,一个是要争最好的东西,贪,但是在爱的面前,世界就不一定是这样子。妈妈把最好的东西给自己的孩子,哥哥也可以把好的东西让给弟弟。所以也是唐僧跟九宫之间所谓政策的对立。

(趁着星爷去上厕所)徐克:其实随心随性这个说法,我觉得她也只是说出来,可是她到底做不做得到呢?她也做不到。至少她讲的跟她做的还是不符合。其实她才是伪善。

特效解毒:红孩儿不是机器人,是有灵魂的玩具

徐克:《西游记》里面最好玩的就是妖怪,妖怪好玩,几个师徒才好玩,为了对付这几个妖怪搞得人仰马翻的。

1、玩具红孩儿的灵感?

徐克:他不是机器人,他是一个带有灵魂的物体。我在想如果红孩儿还是那个小孩的话,不是那么让人惊喜。而且他不是一个机器人,他身上都是一些金属,可是里边没有机械。我觉得红孩儿应该是一个玩具。因为我们看很多魔幻类型的电影,我常常就觉得,这个魔幻跟这个所谓妖精来来去去就朝那个方向走,不是怪物就是动物,要不就是长得很丑的一个生物。我觉得换成一个有灵魂的玩具,可能就很好玩。如果纯玩具又不好,要有变化。而且以前三味真火出来,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其实我们的妖魔世界应该更多元一点。

周星驰:我很喜欢这个概念。当然他不是一个机器人,只是不是全是肉身,反正我觉得这个idea是挺新的。(机械感)应该只是一个特效方面的表达手法。

2、悟空旗子变风扇的灵感?

徐克:因为我一直很好奇,他那个旗是干嘛的呢。它是京剧里面舞台化的东西。可是舞台化也有它的功能所在,至少表现一下吧。我们老是在开玩笑,这个如果是风扇多好,那就风扇吧!

周星驰:我也特别喜欢悟空的旗变成风扇,把三味真火给吹回去了(哈哈哈)。这完全是一些玩具的概念。

3、人头蜘蛛精的灵感?

周星驰:蜘蛛精肯定是蜘蛛跟人的结合体,又有蜘蛛又有人。好像美人鱼一样的,一半是鱼,一半是人。蜘蛛精当然应该是左边是蜘蛛,右边是人。原本我以为左边是蜘蛛,右边是人。(哈哈哈,看向徐克)

徐克:其实《西游记》的发展空间挺大的。我们看过去的电影里面,蜘蛛精大概是长几只角出来,其实它的技术上是解释不了的,拍得比较困难一点。蜘蛛精我觉得应该是前所未见的,一变还有一半人在蜘蛛上。

花絮解毒:段小姐与朱茵无关

    1、有可能找朱茵演段小姐吗?

周星驰:(并没有正面回答)段小姐已经是另外一篇了,她跟《大话西游》没有联系。她完全是原创的,是做《降魔篇》的时候完全独立的一个人物。我有想过段小姐的故事,当然她在《降魔篇》里面已经被孙悟空打死了,但是她还有前世,她怎么样变成驱魔人?她应该是来自驱魔人的世家,她的无定飞环是她家传的绝招,正确来说应该是九九八十一个无定飞环,她可以化成81个飞环打来打去,最后又变成一个放在手上。驱魔人的世界我觉得其实是非常精彩的,段小姐只是其中一个。《降魔篇》里面不是也有其他的驱魔人吗?包括空虚公子。当然他们在第一集里面都已经变成灵魂了,要看他们可能要回到《降魔篇》之前的故事。

2、孙悟空的台词“我欠你的早就还清了”,是说给观众听的吗?

周星驰:那就是剧本里面孙悟空跟唐僧之间的一个对白。假如说观众欠我电影票,观众从来没有欠我电影票。我从来没有说过,是谁说的?(转向徐克)也欠你的吗?一张还是两张。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责任编辑: 王洁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