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于亮剑去年处罚案件数罚没款均创新高证监会行政处罚胜诉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制图/李晓军

  法制网记者周芬棉

  据证监会日前通报,去年证监会本着依法、从严、全面的监管理念,全年共对183起案件作出处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218份,较2015年增长21%。全年行政处罚涉诉案件高达43件,连续三年创历史新高。

  在这43起案件中,以证监会为被告的31件,以地方证监局为被告的3件,以证监会和地方证监局为共同被告的9件。去年,法院对涉及证监会行政处罚的24件案件作出判决或裁定,其中胜诉16件,一审败诉2件(涉及同一处罚决定)。对这起案件,证监会已依法提起上诉。

  涉诉案中新类型案件多

  证监会通报称,涉诉案件呈现多样化、新颖化趋势。除信息披露违法、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传统案件外,同时还查处了期货市场操纵、从业人员违法买卖股票、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法人利用他人账户买卖证券、从业人员私下接受客户委托买卖证券等类型案件若干起。而且,随着证监会法定监管职权的扩大,涉及私募基金、新三板等领域的案件,纳入证监会监管范畴。

  另外还有一些新型案件出现,如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案,上市公司大股东违法减持股票案,保荐机构未勤勉尽责案。在涉及诉讼的处罚案件,上述三种新型案件涉列其中。对这些新型案件的处罚及法院的审查,均无先例可循。

  涉诉案多同多个因素相关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杨伟东教授接受《法制日报》记者时说,证监会涉诉案多是必然的。

  他说,从全国来看,行政诉讼案件也是逐年增多的。从大的方面看,主要是行政诉讼法的修改,扩大了受案范围,如不仅审理具体行政行为,还审理抽象行政行为;而且提高审查标准,对是否明显不当的行政行为法院也可以介入。这些都在客观上导致涉诉案件多。

  就证监会来看,杨伟东说,证监会依法、从严、全面监管,处罚的案多,自然涉及诉讼的案就多。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证监会处罚的案件金额高、影响大。证监会去年罚没款42.83亿元,较上年增长288%,对38人实施市场禁入措施,较上年增长81%。杨伟东说,像工商、城管等其他行政机关作出的处罚案,一般处罚额较小,常见数百元,几十万的处罚算是比较高的。但是,证监会处罚的案件,金额相对要高得多,成千万上亿元不少,影响大,社会关注度高,如涉及上市公司的案件,涉及中介机构的案件,前者可能会影响公司股价,对普通投资者有影响;后者对于受其辅导的IPO企业或已上市公司的融资、增发等,都会产生不利后果。

  正是基于影响大,金额高,当事人维权意识更高。有的案件不仅罚得多,还有市场禁入措施,这直接影响当事人的职业前景。在证券处罚案中,这些因素都可能导致当事人提起诉讼。

  不以胜诉率为判定好坏惟一标准

  据记者了解,北京市一中院2016年5月份有一个统计数字,称该法院审理的涉及国家部委的行政诉讼案件,部委机关的败诉率为33.5%。如果以此数据看,证监会去年的败诉率是很低的。24起案件仅2件败诉,这两件还是一个处罚案中的两个主体。

  杨伟东对此分析说,胜诉率高、败诉率低,是好事。这说明证监会作出的行政处罚很多时候,在认定事实、法律适用、证据采信、处罚程序、量罚幅度等方面,确实是依法办事的。

  但不能依此作为惟一的标准。一个案件败诉了,并非坏事,从积极角度分析,这可以为证监会提供了新的机会,找出问题的原因,举一反三,避免下次再出现类似问题,不能因为害怕败诉而不敢处罚。而对于胜诉了的,也要总结经验,对于违法行为,敢于亮剑。

  而且对于胜诉还是败诉要从纵向看,如果以前胜诉的案子,后来类似的案子却败诉了,就说明工作做得不够好。

  据证监会通报,证监会对此次涉诉案件及时作了总结。比如,通报称,法院支持了证监会关于上市公司股东在减持比例达到5%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后所有减持行为均属于“在限制转让期限内买卖证券”的观点;在某内幕交易案中,法院支持了证监会关于夫妻两人一方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另一方利用夫妻共同筹集资金进行交易,在无相反证据情形下,推定两人为共同内幕交易的观点;在某保荐代表人诉证监会案中,法院支持了证监会对保荐机构未勤勉尽责的判断标准等等。

  类似这类案件,或者法律原文难找,或者需要专业判断,证监会依据法律基本原则和常理进行处罚量刑,就没有不当,法院的支持为证监会日后处理类似案件提供了判例。

  专家建议加强证监执法统一性

  证监会在2013年向全国36家证监局,全面下放处罚权。此次涉讼行政处罚案件中,就有地方证监局做被告的情形。

  杨伟东说,证监会全面下放处罚权后,影响大的复杂的案件由证监会处罚,其他很多案件由各地证监局处罚,这时就要特别注意执法的统一性问题。否则,可能会大大影响执法的权威性。

  他同时建议说,对于证券违法行为,除了行政处罚外,证监会还应研究采取其他方式,利用互联网,采取新手段新机制,配合行政处罚来取得好的社会效果。

  另外,他提出,证监会在作出行政处罚时,既要“罚得出”也要“立得住”,要经得起司法审查的检验。既要依法,还要讲法。在听证环节,对当事人进行说法讲法,工作做得细,当事人就可能心服口服。

[责任编辑: 闫小芳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