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剧大IP盛行 你看电视剧吗?不,我看网剧

 

《法医秦明》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12月6日报道 都是国产剧,但我们把播出平台主要是电视台的剧叫作电视剧,把播出平台主要是各大视频网站的叫作网剧,或者网络剧。网剧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新鲜事物,但是已经抢夺了大量的收视人群,尤其是年轻群体。这也是自然之事,除了偶然出现的少数精品外,如今电视台播出的大多数国产剧的特点,无外乎三个:家长里短吵闹不休,高级版的手撕鬼子——谍战,傻白甜玛丽苏,看似四平八稳地应对着老中青三个年龄层需求。或许吧,“老中”还能从它们中间得到一些安慰和满足,但是这十年如一日的做派却已经失去了大量年轻观众的心。

相比而言,反倒是每集二十来分钟,仿效英美剧采取季播方式播出的网剧,各种题材百花齐放。这些网剧大多取材自早已流行的网络小说,即俗称的大IP,本来就拥有相当深厚的群众基础。你也许会认为它们是麻醉人心的精神鸦片,也许止不住对它们进行花式吐槽:制作完全是影楼风、天雷滚滚、演技浮夸、漏洞太多……但这些粗粝的网剧所反映的恰恰才是年轻人所想和所要的东西。《太子妃升职记》、《余罪》、《法医秦明》、《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些今年热播的网剧所告诉我们的,就是这一点。

网剧跟电视剧最大的不同,就是它们往往有一点邪气——此处为中性词。《太子妃升职记》的内核其实还是个言情故事,而且也有玛丽苏的影子——太子和九王爷都爱着女主角,而女主角大大咧咧依然是那个无意中去吸引霸道总裁注意的女人。但是男转世为女所产生的强烈反差和笑果,无处不在的自黑和自嘲,毫不掩饰的屎尿屁桥段乃至浮夸的床戏,却一反高贵冷艳的白莲花套路,污力滔滔中反而令人感受到了坦诚与耿直。而《余罪》里充当卧底的余罪,人送外号“贱人余”,也是一个反英雄的形象。比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内心从未纠结过善恶、外在无法腐蚀的钢铁之躯,这个会喊出“活命最重要”,会恐惧,会迷茫,有私心,想占小便宜,也会行使一些非常规手段的底层警员,更让人觉得真实而信服。

《法医秦明》的第一集就给观众带来了一个狠狠的下马威:在路边摊用的地沟油里,找到了一只被油炸得挛缩如鸡爪子模样的人手。然后随着破案进程的继续,分尸、炸尸、冰箱里的人头……这种在电视上很难出现的重口味桥段让一边吃着泡面啃着鸭脖,一边分析被开膛破肚的尸体缺的那一块该上哪儿找的观众们兴奋不已。尽管该剧主打的是职业和刑侦牌,但却不可否认它的重口味也构成了一个重要的吸引力。不独是《法医秦明》,早两年开播直至今年已经到第三季的《灵魂摆渡》亦是如此,它所讲的是一个怪力乱神的故事,有鬼,有神,有灵异,令众多在电视荧屏和电影银幕上得不到满足的小伙伴,得以发泄潜藏在人类的天性中对悬疑和恐怖的兴趣。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光听名字很妖孽,但实际上讲述的就是一个草根逆袭的故事。东北农村青年陈二狗怀揣着爷爷打小就给的命格高贵的预言来到长三角闯天下,一路上被官二代出身的白富美搭救,被背景深厚的贵人相助,跟黑道斗跟白道混,一路逆袭走上多姿多彩人生的巅峰。相信这是每个只身飘荡在大城市的青年都有的梦想。一地鸡毛的家务事是令人厌烦的,残酷的社会现实是每天都在体验着的,再一次通过剧集加深的不过是痛苦和绝望,只有这种扑面而来的草根气息才能产生代入感,也只有这种从底层传奇般地奋斗出个黎明的故事才能产生爽感。即便这种“总有一天好运会掉到我头上”的幻想,跟那些电视剧中粉饰得光鲜亮丽、仿佛每个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都理所应当地住在豪华大平层里的场景一样不靠谱,但反而更加真实而可靠。

真实的欲望和虚幻的梦境,在网剧中,野蛮生长。

[责任编辑: 王洁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