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向”刑侦剧:勉强破案不如放手谈恋爱

 

《如果蜗牛有爱情》

丁墨的两部同类型小说改编的影视剧几乎同期播出,难免被多番比较。然而2016年最成功的刑侦剧却不是《如果蜗牛有爱情》,也不是《美人为馅》,而是《余罪》。虽然是面向全受众群,但最后替它引发话题和高关注度的则是女性群体。然《余罪》最大的成功既不是撒糖也不是硬刑侦,而是来自于对男主角的塑造。那么问题来了,女人看刑侦剧时她们到底在看什么呢?

“女性向”刑侦剧在剧情逻辑上先天不足

曾经有一位天真的男制片人问我:女观众为什么要看刑侦剧呢?她们应该看偶像小言剧,切身体会玛丽苏的美好;她们应该看宫廷励志撕逼剧,这爽雷才够味;再不济她们也可以看家庭伦理剧啊,为以后或正在经历的生活困境和婆媳关系积累点经验值……她们为什么要看刑侦剧呢?

好吧,这样“直男癌”的问题确实有些惹怒我。我相信还是有一些女性朋友不甘堕落于以上三类剧集,或者见异思迁找点差异乐趣的!也许正是这样的受众心理驱动,在2012年至2013年间,崛起了几位靠写女性向刑侦题材而上位的网络小说作者,如丁墨、玖月晞等。这些作品的平台用户几乎百分百为女性受众,因此这些作品势必打着深刻的女性喜好标签,而与刑侦这一影视作品类型有着天然的冲突。

丁墨的作品因被称为“电视剧界良心”的正午阳光看中而身价飙升,她的三部女性向刑侦类代表《他来了,请闭眼》、《如果蜗牛有爱情》和《美人为馅》先后被改编成网剧(或网台联动)。2015年的《他来了,请闭眼》几乎可以用天尴地尬来形容其观感,但它赶上了天时地利人和,适逢《伪装者》、《琅琊榜》播毕,制作及出品公司正在人气和美誉度的峰值,因此收获了汹涌而来的或发自内心或被蒙蔽双眼的自来水。

2016年的《如果蜗牛有爱情》为同一团队打造,在画面质感和节奏感上有了长足的进步,节奏更快、镜头语言也更丰富和新颖,网络再次出现了分析其手法与构图不凡的帖子,但老实说,在连《识汝不识丁》这种耽美剧都发构图通稿的当下,这些东西已经不复当初的吸引力和新奇感。而对女性观众来说,这些从来不是她们自发安利和产生萌点苏点的主因,没有女人会因为构图爱上一部剧。

不是说《如果蜗牛有爱情》制作不好,实际上它的水准依然甩绝大部分网剧几条街。但在“先天不足后天补”这一项上,它做得并不好。这部剧的本质就是一对男女一边恋爱一边破案,一边工作一边撒糖的故事。可这个走正直高大上路线的制作团队显然是把它当做正经八百的刑侦剧来做的,依托于一个先天不足标准女性审美的故事,却往硬刑侦方向努力,其结果很可能是四不像。

想要兼顾角色和剧情,要向《余罪》学习

《他来了,请闭眼》原著塑造较为成功的是男主,剧集也在全方位突出霍建华饰演的薄靳言这个角色。而《如果蜗牛有爱情》更为出色和丰富立体的则是女主角,但不知道是两位演员的原因,还是考虑到女性观众群体的原因,在剧集中男主角戏份增多——注意,只是戏份增多不是性格丰富,女主角则被一定程度弱化。这一结果直接造成了男女主魅力皆有所缺失。

而丁墨的另一部作品《美人为馅》由于正团队操刀,对于原著的先天不足,于正采取的是因势利导的方法,根本不去加强硬刑侦的部分,而是把男女感情性做大做强,让破案彻底沦为配角,感觉是男女主角在找回记忆恋爱撒糖,有空闲之余顺道查查案,查到了更好,查不到也没关系,反正我爱你你爱我呀!饭对了CP每天都是情人节!不能说是唯一,但至少这绝对是正确的改编路线之一,与原著基因和受众群体几乎百分百契合。如果不是硬伤BUG太多,以及多处无法解释的中二动漫感情节,《美人为馅》的成绩还会更好些。

然而2016年最成功的刑侦剧却不是上述任何一部,而是《余罪》。虽然是面向全受众群,但最后替它引发话题和高关注度的则是女性群体,然《余罪》最大的成功既不是撒糖也不是硬刑侦,而是来自于对男主角的塑造。

如今各种大数据的可信度越来越低,但演员是否因剧集受益却是无法刷出的硬指标,《如果蜗牛有爱情》对两位演员帮助相当有限,《美人为馅》助力两位演员有所突破和提升,但《余罪》对张一山的影响几乎可以用改天换地来形容,而他收获更多的当然是女性粉丝。那么问题回来了,女性看刑侦剧时她们到底在看什么呢?

[责任编辑: 王洁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