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姐妹的“代孕”事业 生1个孩子顶20年工资

  墨西哥贫困州塔巴斯科,家住赫尔南德斯的四姐妹从事“代孕”工作。这个四姐妹之间最初是30岁的大姐Milagros成为了代孕者,她已经为3个不同的男人成功地生了孩子。第一个孩子使她获得了将近10万人民币的收入后,剩下的3个妹妹也都跟着姐姐一起,成为了专业代孕者。图为四姐妹站在晾衣架下,由于怀有代孕的婴儿,她们的肚皮微微隆起。

  墨西哥贫困州塔巴斯科的代孕工作已经形成了一个成熟的产业链,很多是代代相传的“家族产业”。一位代孕者的奶奶甚至承认,她鼓励曾自己的孙女成为职业代孕者。这里的代孕中介认为自己并不违法,毕竟客户有需求,而且这些贫困妇女们也愿意从事代孕工作。据一位中介人说,“短期来讲,代孕产业肯定不会被墨西哥政府所取缔”。

  怀孕4个月的Martha其实一点儿都不期待孩子的出生,因为她只是为了赚钱而“出租子宫”,她要忍受怀胎九月的痛苦,但是对她来说这是值得的,因为代孕一次的酬金相当于正常工作20年的收入。在墨西哥,一名普通代孕女子成功生产一个孩子的价格是1万英镑,

  大姐Milagros无奈的说,“作为墨西哥贫困州的一名无业单身母亲,你要不就去餐厅当服务员,要不然就去当妓女,相对来讲,代孕还算是个不错的工作”。

  这四位姐妹认为,做代孕赚的钱可以为身边的孩子的未来铺路。但是,对这些职业代孕者来说,亲手把从自己生的孩子交送给客户手中,也是十分痛苦的体验,她们会时不时想起孩子在哪里,正在干什么。

  孩子出生10天之内都由代孕者进行母乳喂养。此时,Milagros回想起她的第一位客户,在把孩子抱走后就和她断绝联系,她后来再也没有孩子的消息,这令她十分难受。她说,“我半夜做梦经常梦到小孩,我希望以后客户可以让我和孩子保持联络”。

  怀孕4个月的Martha说,“很多人认为我们做的是类似于贩卖人口性质的工作,但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Martha称她强迫自己不要对孩子产生感情,毕竟终究要离开自己。“当我第一个代孕孩子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来陪伴孩子,我感觉很嫉妒,虽然不是属于自己的孩子,但依然觉得与孩子有一种分不开的感情”。

  这位81岁的老奶奶说,“如果可能的话,我也会去出租我的子宫,用代孕来赚钱,换取更好的生活条件”。在墨西哥塔巴斯科州,代孕已经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一年可创造8亿人民币的收入。但是这些钱大多数都落入了中介的腰包,代孕一个孩子需要交人民币45万,但代孕妈妈只得到其中的10万。

  据报道,当地的代孕产业链极不规范,而且所有程序都是口头承诺,权益不能得到保障。由于缺乏监管,造假账、为婴儿打官司的事件层出不穷。墨西哥政府也试图严厉打击这些代孕中介,但是屡禁不止,墨西哥的一些贫困州早已变成了代孕工厂。目前,塔巴斯科政府正在对这一产业进行严厉管控。

[责任编辑: 闫小芳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