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爱武:拆掉语言的墙,触摸群众的心

 
援疆干部三年自学维吾尔语融入群众亲如一家

周爱武:拆掉语言的墙,触摸群众的心

    “身边的维吾尔族朋友欢歌笑语,可我却听不明白,语言不通像一堵墙,把我们远远隔开了”

    “喜欢一个民族,就要学习她的语言,了解她更多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生活习惯以及他们的所思所想”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一定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看着大家过上好日子我就开心了”

    亚心网讯(文/亚心网记者 费璇 图/亚心网记者 陈峰)10月13日下午,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尉犁县统其克村,马路边,村委会文化活动中心正在装修,工地上偶尔发出机器的轰鸣声,河北承德衡水援疆指挥部今年投入300万元支持统其克基础设施建设,村子里渐渐发生着变化。

    46岁的周爱武穿梭在工地里,微笑着和维吾尔族老乡用流利的维吾尔语讨论工程进展。作为河北承德衡水援疆指挥部指挥长、尉犁县委副书记,周爱武爱学维吾尔语在当地是出了名的,如今的他不仅说得流利,还写了一手漂亮的维吾尔字,他也因此真正融入了这里,和当地各族群众成为“一家人”。

    周爱武不仅自己学习维吾尔语,还带动其他援疆干部一起学。这是10月10日20时许,尉犁县。周爱武在援疆干部的小食堂内,给援疆干部上课。

    3年完成大学维吾尔语课程

    2013年9月1日,援疆干部周爱武远离家乡来到尉犁县,担任尉犁县委副书记。小县城总人口一半都是维吾尔族,“一下车,吸引我的是广告牌、横幅上看不懂的文字。”周爱武说。

    好奇只是开始,来这里第二天,周爱武跟着县里领导班子下乡考察,渴望了解情况的他却发现,他竟然无法和维吾尔族乡亲们“沟通”。

10月11日13时许,尉犁县。周爱武在午饭前背着自己抄在小字条上的维吾尔语单词。

    “在乌鲁木齐参加培训时,自治区为援疆干部们准备了一台富有新疆特色的歌舞晚会,身边的维吾尔族朋友欢歌笑语,可我却听不明白,语言不通像一堵墙,把我们远远隔开了。”周爱武说,这坚定了他学习维吾尔语的决心。

    到尉犁县的第三天,周爱武在发改委干部米日古丽·阿斯木的帮助下找到了退休教师赛丽曼·苏皮,请求收他当学生。赛丽曼没有收取学费,她说:“一个40多岁的人,一个扔下家人只身从那么远来支援我们的人,主动学习我们的语言,这是对维吾尔族的尊重。”

    人到中年,学习语言最大的考验是记忆力。小字条是周爱武的最爱,他每天都会手写几十个维吾尔语单词、谚语,随时拿出来背记;他用废弃的纸张打印了160多页5000多个单词,给自己规定每天必须熟记单词的数量;他每天晚上都要一遍一遍练习写字,用铅笔和各种颜色的碳素笔备注;他的电脑里下载的全是学习维吾尔语的音视频;他宿舍里到处摆放着学习维吾尔语的各类书籍。“我以为他只是随便学学,没想到他这么认真。”米日古丽感叹。

    连续8个月,周爱武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将32个字母牢牢记在了心里,和一班可以做他儿女的孩子成为了同学。“周叔叔太刻苦啦,他是我们的大同学。”赛丽曼老师的学生们说。

    和他一起来的23名援疆干部被感动了,“餐厅课堂”就这样成立了,大家在职工食堂就餐后,周爱武挂起小黑板,和大家一起学习维吾尔语,用自己的方式,让他们爱上了这门语言。援疆医生张晓博说:“我已经可以和病人简单交流了,虽然和周书记比,还差得太远,但交谈的那种感觉很特别,让人温暖。”

    3年,2500个单词,100多张手抄字条,50本维吾尔语书,周爱武自学完成了大学维吾尔语课程,他可以和村民流畅交谈,跟干部交流工作经验。尽管这样,周爱武仍认为自己只是个“初中生”,还需要继续学习。尉犁县委副书记、县长苏来曼·玉色因评价说:“作为一名援疆干部,周爱武不但起到了带头作用,也给我们本地干部做了榜样,他学习维吾尔语,努力融入本地群众都值得学习和鼓励。”

    一直以来,总会有人问周爱武:“你费这么大功夫学习维吾尔语有什么用呢?3年以后你还要回河北,现在学的这些到时根本用不上,会荒废掉的。”可周爱武认为,喜欢一个民族,就要学习她的语言,了解她更多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生活习惯以及他们的所思所想,才能促进民族间交融。

    成立“小书包爱心课堂”

    周爱武给自己取名“萨利肯江”。“萨利肯江”在维吾尔语中是“清凉”的意思,在46个孩子眼中,周爱武确实是炎炎夏日中的那一抹清凉,沁入心扉。

    尉犁县兴平乡统其克村有个“小书包爱心课堂”,每个星期六,周爱武都会带着给孩子们的礼物来到村民艾比布拉·吐尔逊家,村委会正在装修,这里是孩子们的临时课堂。

10月12日22时许,尉犁县。周爱武在办公室抄写维吾尔文党章。

    2015年3月,周爱武兼任尉犁县兴平乡统其克村“第一书记”,入村第一天他就撇下所有人,独自开始入户走访,“小书包课堂”就缘于他的第一个走访户艾尼瓦尔·托乎提。最初周爱武只是想帮艾尼瓦尔的两个孩子补补课、学习双语,第一节课也是在艾尼瓦尔家。

    “他的维吾尔语说得很好,人很亲切,我骑着电动车带着他转遍了村子,我们像兄弟一样。”艾尼瓦尔说。

    从两个到4个,从4个到9个,从9个到15个……一直到46个,村里人听说县上有个会说维吾尔语的干部给孩子们上课,都让孩子们来听课,孩子们也喜欢这个周老师。

    “周老师给我们讲很多故事,告诉我们好多以前不懂的道理,我们喜欢他。”8岁的艾力凯木·艾尼瓦尔说。

    小书包爱心课堂就这样成立了,愚公移山和库尔班大叔有什么共同点,汉语和维吾尔语都怎么表达,孩子们总是听得津津有味。课间休息,孩子们最爱玩的游戏是老鹰捉小鸡,周爱武像是只大公鸡,忽闪翅膀保护他们。

    周爱武总说:“做不了什么大事,给孩子添个书包和书本还是可以的。”村里的孩子大多家庭条件不好,他除了每学期开学时给孩子们发新书包、文具等,每人还发50元钱。有一次他忙着给班上的一个孩子买生日蛋糕。竟然忘了那天也是自己儿子的生日,最后连连在电话里给儿子道歉。

    今年中秋回家探亲,周爱武被查出得了慢性阑尾炎,10月2日,周爱武的妻子刘新明休年假追到新疆催他做手术,他却因为答应了孩子们家访一拖再拖。“我欠老婆和儿子的,退休吧,等退休一定用所有时间补偿他们。”他说。

    周爱武说,自己不是老师,是孩子们的朋友。这些年,他为孩子们的捐助总额达3万余元,经过他的努力和各界人士帮忙,“小书包爱心书屋”也成立了,现在已经有5000册图书供孩子们免费借阅。

    “就算我离开了,爱心书屋也会一直存在,孩子们仍然能分享读书的快乐。”周爱武说。

    与当地多户村民结对子

    语言通了,心就更近了。10月14日中午,65岁的买合木提·达吾提又端着热腾腾的抓饭送往周爱武的宿舍,3年时间,他们已经从邻居成为家人。

10月12日14时许,尉犁县。周爱武在赛丽曼·苏皮老师家和同学一起听写。

    “我爱人身体不好,自从周书记跟我家结成对子,他几乎每天都来看我,帮我照顾老伴,一点没有领导干部的架子,这些年多亏了他。”买合木提说。

    今年6月,买合木提被检查出胆结石,周爱武听说后连忙联系了河北援疆的医疗专家为他诊治。住院期间,周爱武白天去看望买合木提,晚上又到他家照顾他的老伴。

    “我真没见过这样的人,像我们自己家里人一样。”买合木提的弟弟帕哈尔丁·达吾提说。

    90岁的李水旺是周爱武在散步时捡来的“家人”,李水旺是老革命,现在和儿子李忠志生活在一起。听说李水旺是老革命后,周爱武隔三差五就去看望老人。他说:“现在这样的老革命越来越少,我能碰上还能认识是我的荣幸。”

    周爱武刚来尉犁县时有7户结对子帮扶户,其中4户在最偏远的喀尔曲尕乡,距离县城120多公里。但不管有多远,他都会坚持每个月至少去看一次,尽全力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经过他的帮助,现在这些帮扶户已经脱贫,但他没有停止帮扶,今年他又有了6户新的帮扶户。他说,看着大家过上好日子他就开心了。

    贫困户木沙·苏皮家只有门前的一亩棉花地,几乎没有收入,平时生活拮据了,就到姐姐家挖些甘草,勉强维持生活。与木沙第一次见面时,周爱武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一定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我的文化水平不高,周书记主动介绍我到村里的富裕户家打工,还安排我的妻子学习缝纫技术,鼓励我发展畜牧养殖业,现在家里的生活好多了,妻子还开了个缝纫店,早就脱贫了。”木沙说。

    93岁的阿布拉·买买提库力今年终于住上了新房。得知他家的条件不好,周爱武帮他们申请了廉租房。每次见到周爱武,他总是紧紧地拉住他的手。“我爸爸经常念叨周书记,每次周书记来他都高兴得不行。”女儿买热牙古丽·阿布拉笑道。

    像这样把周爱武当家人的村民,在尉犁县还有很多,他不仅感动了当地群众也感动了身边的家人。

    妻子刘新明说:“在外面大家都说他好,可在家里我经常连人都见不到,很多时候家里都是我一个人。我常常想,他这是为什么啊。可是我来新疆这几次,陪他给孩子上课、陪他看望老人,看大家对他像家人一样,我真的被感动了。”

    今年12月,周爱武的3年援疆之期就将结束。谈到即将离开新疆,周爱武半晌没有说话,眼眶微微发红,他说:“我舍不得这里的人、这里的一切,我能做的就是多为这里做点事,这里就是我第二个家乡。”

   

 

 

[责任编辑: 龚彦晨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