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为王!“大佬”导演赵真奎如何调教吴亦凡

    [摘要]吴亦凡该庆幸自己遇到管虎后又遇到了一位了解自己优点,并能使之放光发亮的导演赵真奎。

    腾讯娱乐专稿(文/阿旁)

    《夏有乔木》故事中的夏木因亲眼目睹母亲自杀而变得自我封闭,拒绝情感输入也拒绝情感输出,直到家庭教师舒雅望的出现,才渐渐融化掉夏木冰冷的心。

    演这类角色看似简单,似乎只要全程白眼扑克脸就行,但比较下文章在《海洋天堂》中的传神演绎就会知道情感封闭并不等于没有情感,演员要让观众认可甚至感动就必须捕捉到人物最细微的情感变动。

《我的老婆是大佬》、《夏目》导演赵真奎

    吴亦凡该庆幸自己遇到管虎后又遇到了一位了解自己优点,并能使之放光发亮的导演赵真奎(韩国)。曾执导过《我的老婆是大佬》的赵导对舒淇等中国演员已经有过深度的了解。在影片中姐姐气质浓郁的卢杉以及和吴亦凡一对比似乎已步入中年的韩庚的演技都在线上。

    原著小说有着先天不足:为了表现虐恋之惨而让多重关系绞杀中的人物状态常处于极端之中,整个故事包围在阴冷绝望的氛围中。赵真奎改变了影片许多细节,让故事的发展和人物的走向更为顺畅合理,更有力地锤击观众的情感痛点。

    首先,赵真奎淡化了死了都要虐的狗血程度,把韩国导演对于爱情电影一贯的唯美风格的追求注入到影片中,他对观众期待值的精准把握在影片中处处可见。

    观众爱看大长腿和黑长直?好!都给你们!

    吴亦凡侧脸无敌?好!给你们满屏的侧脸!

    还一改原著基调,用人物设计和镜头语言给影片增加了温馨搞笑的氛围。包贝尔包办了影片大部分笑点,他和张瑶的鬼马互动给影片增色不少。

    最难能可贵的是笑点不单单只是为了博人一笑 这些笑点或多或少都在为后面的哭点作着铺垫。

    当然,赵真奎最出色的作品还是把吴亦凡打磨成了夏木,吴亦凡的演员天赋在赵真奎的指导下被充分激发,表现出了丰富的层次性。

    出于对舒雅望的强烈而纯粹的爱,夏木这个角色很容易在面瘫或暴躁中迷失,他台词不多,内心戏份却十分吃重,但吴亦凡并不显山露水,却细腻地展现出人物在不同状态下的微妙差别。

    冯小刚曾赞扬他:“眼中有人,心中有戏。”影片中夏木第一次打开心扉是舒雅望给他画了六撇猫须,吴亦凡非常聪明地传递出了夏木略有尴尬的“笑意”而不是“高兴”。

    得知舒雅望无法赴约后,虽然面部沉静如水,但手指已经握紧。

    夏木枪击曲蔚然一场戏,是本片非常重要的一个转换点,吴亦凡并没有把人物简单地处理成狂躁,他决绝的眼神中带着七分不屑,三分愤恨。

    为了最后一场诀别戏,吴亦凡彻夜未眠揣摩人物,哭戏更是一次通过。

    赵真奎在保留原著精髓的基础上,还有两处颇见功力的细节改动。一是让夏木更快地长大。在原著中,儿童夏木画的是坦克。影片里,已长成青年的夏木学的是基础素描,女主纤小的手握在夏木的大手上,保护与被保护者的关系有种神奇的错位感。

    二是增加了一个情节:感情专一的夏木理所当然地拒绝仰慕者时,手碰了碰礼物并说:“就当我收过了。”这一温暖的细小举动丰富了夏木的人物性格,让之后他的选择更具说服力。

    如果你看了《头文字D》觉得,初出茅庐的周杰伦就是拓海的样子,可能原著党看过影片会惊呼“这就是夏木”的样子。原因在于吴亦凡同样智慧地在事业起跑线上选了一个适合自己的角色。《老炮儿》里的公子哥和《夏有乔木》中的夏木和他本身的清冷的气质非常接近。能正视自己的能力范围踏实前进,才是偶像演员摆脱自己外形条件的优势和限制,成为一个真正电影演员的关键因素。

[责任编辑: 王俊杰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