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曾对夫人提出离婚 遭遇“举刀相向”

核心提示:

据说胡适曾跟自己的原配夫人江冬秀提出离婚,江冬秀举刀相向:“你要离婚可以,先杀了我和你的两个儿子!”

胡适曾对夫人提出离婚 遭遇“举刀相向”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黄默,原题为《胡适曾提出离婚遭夫人“举刀相向”》

上个世纪30年代的青岛,文化异常繁荣,一大批没有在青岛任教的名人也频频光顾于此,他们有的是来访友度假,有的则是为了招贤纳士,而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被誉为提倡白话第一人的胡适先生就在这个行列之中。准确地说,胡适曾先后来青三次半(有次海上风大,船未能靠岸),今天的《发现青岛》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胡适与青岛的故事。

第一次来青岛闹肚子

胡适是徽州绩溪人,1891年出生于上海,他出身望族,家中衣食无忧,不到四岁就已经入私塾读书,自小厚实的私塾功底让胡适于1910年考取了“庚款留美官费生”。随后,就开始了他的留学生涯,他先是进入美国康奈尔大学农学院读书,一年半后,转入该校文学院,主修哲学。文学院毕业后,胡适又考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师从哲学家杜威攻读博士学位。学成归国后,胡适应蔡元培之邀来到北大,成为当时最年轻的教授。

1930年8月,胡适第一次来到青岛,那时候的他已经39岁,归国后的十余年里,因提倡文学革命而成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在从事中国古典小说研究考证的同时也参与一些政治活动,并一度担任上海中国公学校长。他的名气越来越大,但犀利的言论戳痛了国民党政府的要害,这也让他的生活和事业,都陷入了一个困苦时期。而此时,他的几位新月派好友都在青岛。1930年的8月7日,胡适踏上了日轮“奉天丸”,开始第一次青岛之行。这年夏天,中国科学院决定在青岛召开学术年会,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编译委员会也准备在青岛召集会议,研究决定编译外国文学名著的问题。两个会议都与胡适有关,他理应前往参加会议,既与朋友相见,又议决一些问题。何况他还收到了国立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的邀请,出席国立青岛大学开学典礼。

胡适这一次总共在青岛八天,8月8日到16日。这段时间他一直住在好友宋春舫家中,虽然他对宋家的居住条件十分满意,但他住在青岛的这些天却不轻松,在8月8日刚刚抵青这天闹起了肚子。

    虽然身体状况不佳,但胡适却一点也没有耽误工作。据《胡适日记》记载,他对编译委员会的事十分上心,8月11日上午他跟从北京赶来的任叔永、张子高一起讨论了编译会的事情,还给他们看了他写的计划草案;8月15日下午,又有文化基金会的科学教育顾问委员会到他的寓处开会,“晚上任叔永与张子高来,细谈编译委员会的事。”除了病痛和工作,他在青岛期间,会友也是十分重要的行程。蔡元培、杨杏佛、赵太侔、何思源、杨振声……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前来拜访,他们与胡适谈工作、拉家长,还在顺兴楼组织了几次聚会。

    跟大多数文人来青采风游玩不同,胡适此行的主要任务就是工作,所以他也只是在来青的第二天,在宋春舫的陪同下,游览了炮台、观象台,并去观看青岛海滨大会,在日记中留下的观感是:“各种爆仗烟火,无甚可观,而人山人海,民众来者真不少。”此外,胡适还阅读了宋春舫在褐木庐中的藏书,并做出自己的一番评价。

    来青大演讲只为报销路费

    胡适第二次来青岛是在1931年1月,其实在此之前他本应还有一次与青岛亲密接触的机会,但却被风浪给阻隔了。

    1930年10月,胡适乘船路过青岛。杨振声本想请胡适在国立青岛大学做一次演讲,并且与梁实秋、闻一多、赵太侔等聚谈一番。但谁知船已经到达青岛海域,却因风高浪急,无法靠岸。胡适在1930年10月1日的日记中这样描述:“今早七时船应泊青岛,但今早忽大风,船不能进口,在门外停了一整天。我昨天电约杨金甫(杨振声)、梁实秋、闻一多、赵太侔四位来船上早餐,竟成虚邀了。我盼望他们今天不曾在岸上久等。”然而天公不作美,到了10月2日,大风还是没有任何停息的迹象,胡适在日记中写道:“今天还是大风,船不能入口。早上望青岛,海水是翠玉色,山是深绿色,岛上房屋多是红色砖作屋顶的,远山是灰色,更远山有轻舞,在日光里成了紫色。午后一点得信,决计不靠岸了,只有一只船来接到青岛的客人上岸。我写了一信给金甫、一多、实秋、太侔,来托客人带上岸付邮。”胡适在给杨振声的电文中用“宛在水中央”形容船舶不能靠岸,而杨振声这样回到:“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可见胡、杨二人交情之深。  青岛大学文学院教授、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周海波在《胡适的青岛行旅》一文中曾提到,胡适第二次正式来青岛,在青岛大学做演讲其实仅仅是一个报销路费的借口。这个说法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周海波却着实从胡适与梁实秋的通信中为这一说法找到了依据。

    胡适第二次来青前,曾给梁实秋写了一封信,信中主要是交代组织编译莎士比亚全集的事宜,结尾提到“我一月五日出北京,搭津浦南下,九日开会,月半可北上。若有法子宽筹旅费,当来青岛看看你们,打破‘青岛难通’的迷信。”后来他又在当年的1月5日复信梁实秋,又谈到青岛之行和翻译的事情:“我可以来青岛一游,约在一月十七八日,定期后当电告。前函说及旅费,乃是纪实,并非暗示向青大讨旅费也。志摩昨日到平,赞成译莎翁事。”

    胡适虽不计较几个旅费,但如果能顺便有人报销路费,何乐而不为。所以,在胡适的这次青岛之行,多增加了一个项目,为青大师生讲演。从后来胡适的日记中,也可以看到他对这次青岛讲演并未提前准备,只不过青大诸位朋友“盛情难却”,不得不为。1月26日,胡适在日记中写道:“因金甫要我在青岛大学讲演,‘文化史上的山东’,故今晚我到李锦璋家去借了几本《史记》、《汉书》,翻了半点钟,记下几条要用的材料。”就是这些材料,胡适完成了讲演的准备,“回寓所写演稿到一点多始睡”。可见胡适来青大之前并没有准备讲演的事,有了讲演这事,路费就不成问题了。

    根据1931年1月28日《青岛时报》上刊登的新闻,胡适当时演讲的题目是《文化史上的山东》。虽然准备仓促,却收到了极好的效果,据梁实秋日后撰文回忆:“听者全校师生绝大部分是山东人,直听得醍醐灌顶,乐不可支,掌声不绝,真是好像要把屋顶震塌下来。”

   怕老婆,不在青岛喝酒

    第二次来青岛,胡适总共停留了三天,除了在青大演讲之外,他的另一项任务则是网罗人才。那时候的胡适已经重返北大,出任文学院院长,在有了充足的经费之后,他也开始为自己的学院物色得力的师资力量,青岛的这帮好友们自然成为他的目标。他在1931年1月27日的日记中就写道:“晚上先在金甫家与实秋、一多、金甫谈。金甫肯回北京大学,并约闻、梁同去。所踌躇者,青岛大学不易丢手。”为了多多交流感情,这畅饮自然也是少不了的,位于北京路上的顺兴楼是胡适去的最多的地方,三天时间里胡适就被好友邀请去了四次。而在这里还发生了一件趣事。杨振声、赵太侔、闻一多、梁实秋、刘康甫、邓仲存、陈季超、方令孺号称青大的“酒中八仙”,与他们一起喝酒胡适自然是有些“惊慌失措”,然而聪明如胡适自然不会打无准备之仗,据说在面对八仙的劝酒时,他拿出了太太给的“杀手锏”—一枚刻有“戒酒”二字的大金戒指。胡适怕老婆在朋友圈里可以说是出了名的,据说胡适曾跟自己的原配夫人江冬秀提出离婚,江冬秀举刀相向:“你要离婚可以,先杀了我和你的两个儿子!”自此,江冬秀成了传言中的河东狮,胡适成了怕老婆的典范。所以,好友们见他连老婆大人的“令牌”都搬出来了,也只有作罢,不再让他多饮。

    胡适的最后一次青岛之行是在1935年11月,这一次他没有借居好友家,而是住在了东海饭店,胡适这次青岛之行受到市长沈鸿烈的宴请。他在讲话上重谈“全盘西化”,因而不被左翼人士接受。当时左翼作家孟超就用“小糊涂”的笔名在《民报》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博士胡适》的文章嘲讽他。其中写道:“咱小糊涂首先声明一句,博士胡适之胡,非糊涂之糊也。因糊涂之‘糊’必须有‘米’,而博士之‘胡’不必有米也。盖他吃惯西洋大菜,东洋料理,早已不吃中国粮食矣。”

[责任编辑: 杨刚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