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尘雾:档案还原王明中毒事件真相

    从1943年的延安开始,“甘汞”就与“中毒”二字联系在一起,缠绕在毛泽东和王明的恩怨中,经过不断歪曲演绎夸张,被编造成为毛泽东打击王明的政治阴谋。王明真的中毒了?随着尘封近70年的“王明中毒事件”调查材料现于民间,历史的迷雾被渐渐拨开。

    1941年10月12日,对王明而言,是他人生和政治生涯的转折点。

    作为革命道路上的同志,有人讲毛泽东和王明是 “一山不容二虎”;也有人说苏联归来的王明借共产国际“狐假虎威”。

    无论怎样,本想在“九月会议”,即检讨中共十年内战后期的领导路线问题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继续向毛泽东发起挑战的王明,却遭到几乎全体政治局委员的批评。就连受他指挥的“博古中央”成员也集体“倒戈”。而王明所吹嘘的“在党内享有崇高威望的、四中全会的共产国际路线”同样遭到博古、王稼祥、张闻天和其他政治局委员的一致否定。从此以后,王明在中国共产党内的形象与地位一落千丈。

    情郁于中。12日当天,王明心脏病突然发作,休克了。曾欲东山再起的他再没有登上政治舞台的中心。

    王明心脏病发后,住进了延安中央医院。在治疗过程中,王明出现所谓的“慢性汞中毒”症状。一年后,在整风运动高潮时,疑心颇重的王明不甘心失败,便借这起医疗技术事件做起了文章,告发主管医师金茂岳是国民党特务,并与妻子孟庆树一起炮制了毛泽东“下毒陷害”的谣言。

    1956年,王明以“到苏联治病”为由到达莫斯科,此后再也没有回国。1975年王明遗作《中共五十年》在莫斯科公开出版,书中“旧事重提”,诬蔑毛泽东“蓄意毒害王明”。攻击毛泽东当年强迫他住院治病,“然后通过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李富春,指示主治医生金茂岳用含汞的药物逐渐毒害”他。

    王明的确病了。

    但王明真的中毒了吗?

    15份医疗报告里的秘密

    其实几十年来,史学界一直没有找到驳斥王明诬陷毛泽东的确凿原始史料。

    直到2012年2月,一本名为《王明中毒事件调查》的新书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这件中共党史上的“谜案”终于被彻底揭开。

    《王明中毒事件调查》作者、军旅作家丁晓平是在 2009年开始这项“调查”的。而“调查”的缘由,是因为丁晓平从民间收藏家赵景忠手中发现了15份当年中共中央调查“王明中毒事件”的原始材料。

    写作《王明中毒事件调查》前,丁晓平曾编校《毛泽东自传》和著述《解谜〈毛泽东自传〉》《中共中央第一支笔》等著作,因此一些红色藏品的收藏家曾找到他,希望他能为他们手中的藏品进行鉴定。于是,赵景忠就找到了丁晓平。

    见到这些藏品,丁晓平喜出望外。这些资料,包括1943年6月14日由中央医院院长傅连暲、中央军委卫生部顾问马海德等人参与的《关于王明患病经过及诊断治疗的讨论》;6月30日标明“李部长存查”(李富春)的《为王明同志会诊记录》;8月6日刘少奇、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参与的《委员会记录》;8月14日主治医生金茂岳写给康生转中央各首长的亲笔信;11月11日傅连暲和中央医院党支部书记兼副院长石昌杰写的《关于王明同志住院的经过情形的报告》;以及中央医院化验室报告单等医学记录。

    这些资料写在当年的马兰纸上,有的字迹已非常模糊,丁晓平把资料拍照,“研究了半年时间”。比如,像8月6日5页纸的《委员会记录》,标明到会人员都是以“刘”、“任”、“康”、“邓”、“李”、“克农”、“连暲”这样的形式,丁晓平需查阅参考其他资料,才能将与会人物逐一“还原”。“因为它们涉及延安时期中共中央高层、延安医疗医药状况、中央医院等医疗机构多位大夫,还有大量医疗术语,从资料可以看出当时每个人对王明是否中毒的态度都不同,这都是难以作伪的”。经过认真研究,丁晓平认为,这些文献资料都是真实可信的。

    从新发现的这些文献不难看出,当时中央对“王明中毒事件”非常重视。“当时正值整风运动的‘抢救运动’时期,政治氛围非常紧张。对此,中共中央立即组成了调查委员会,审查金茂岳。1943年8月6日,刘少奇、任弼时、康生、邓发、李克农等亲自参加调查。从他们的身份上就可以看出这个调查委员会的规格之高。”丁晓平介绍说,“然而,当年的护理记录和专家会诊讨论等病历都被王明带到了苏联,另一部分的会诊医疗诊断和审查记录则被延安整风时期负责调查此事的康生秘藏。”

    “康生秘藏后流落民间”——这正是丁晓平能够看到这15份珍贵文献的原因。据丁晓平介绍,赵景忠收藏的这些史料是从一位名叫黄楚三的老人手中购得的。黄楚三曾是红一军团政治部的工作人员,参加过红军长征。国共合作时期,黄楚三离开延安到南方工作,后因种种原因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上世纪80年代,黄楚三认识了康生的妻子曹轶欧。康生不知出于何种目的,自延安整风运动时期就没有将这批标属“李部长存查”的文献上交中央,而是藏于自己手中。

    “最终,曹轶欧将这批文献转给黄楚三,而当时以卖旧书为生的赵景忠在和黄楚三结识后颇为投缘。黄去世后,这些资料又到了赵的手里。”丁晓平说。

    2009年,丁晓平先是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写出文章《尘封66年的“王明中毒事件”调查材料惊现民间》刊登在《党史博览》第12期。文章发表后不久丁晓平接到一个电话,是中国现代史学会会长、中共中央党校教授郭德宏打来的。郭德宏是研究王明的专家,他提出想要看看这些新发现的史料。两人见面后,郭德宏十分惊喜,这些史料他从未见过。

    这时,丁晓平提出,自己想要写作一部关于“王明中毒事件调查”的专著,郭德宏大力支持。同时,他还将之前王明之子王丹之赠给他的王明夫妇保存的有关“王明中毒事件”史料贡献出来,帮助丁晓平创作。

    郭德宏提供的5份史料和丁晓平发现的15份史料结合一起,组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

    然而,不光如此。

    丁晓平的文章在《党史博览》登出后,他还接到了另外一个人的电话——金茂岳的女儿金星。

    “金星阿姨说,她看到文章后,‘心里就像是有一枚炸弹突然引爆了一样’。”

    当年王明在延安闹出所谓的“中毒事件”之后,金茂岳即被中央社会部关押。之后虽恢复了工作,中央也给予其正面评价,但几十年来因“中毒事件”所带来的冤屈一直没有真正洗清。为反驳王明在《中共五十年》中的歪曲污蔑之词,中央档案馆也曾于上世纪80年代派工作人员访问过金茂岳,并在《中央档案馆丛刊》1986年第3期上刊登了《关于王明治病和出国的材料》,这是党史研究部门对于“王明中毒事件”的仅有记录。

    从记录上看,金茂岳对王明的污蔑之词气愤至极。1986年6月4日,中央档案馆人员专门把王明在《中共五十年》中写的金茂岳在“阴谋败露”后跪在孟庆树面前痛哭流涕的情节一字一句读给金茂岳听。时年80岁因患脑血栓瘫痪在床的老人,费力地欠起身子说:“王明放屁!混蛋!没的事!”“那时王明是教条主义者,我根本不知道!”“双十二连蒋介石都放了,说毛主席害王明,小孩子也不相信!”

    但这些都是来自金茂岳本人的“孤证”。为洗清父亲的冤屈,金星多年来一直在寻找证据,当她在丁晓平手中看到这批史料后,激动程度可以想见。

[责任编辑: 实习生 王虹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