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被开除党籍表决会 只有她没有举手赞同

    说到“文化大革命”中刘少奇冤案,胡耀邦曾不止一次地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大家都犯过错误,都举了手;就是陈大姐没有举手,没有犯错误……

    这位陈大姐是何许人也?她怎么敢在那样的情势下公然唱反调?

    1968年11月1日,干冷的北风吹得北京城格外寒冷。全城的广播喇叭里都播放着同一个声音:中国共产党八届十二中全会于10月31日在北京胜利闭幕。萧瑟的寒风中,人们断断续续可以听到“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完全必要……非常及时……”“刘少奇……叛徒……一致决议,……永远开除党籍……”

    就在全国的宣传机器宣传“一致通过”的时候,一位像农村老太太打扮的老战士,用手中的拐杖敲着地,对来探望她的人说:“一致个屁,我就没举手!”她就是陈少敏。

    陈少敏1928年入党,是七届、八届中央委员,原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她是带病参加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的。她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关节炎,腿脚已经很不利落。按照医生的“判决”,她已经“病入膏肓”了。

    那时候,开会很少使用投票的办法进行表决,而且也没有现在的电子计算机显示计票,通常采用的方法是鼓掌或举手表决。陈少敏记得那次决定开除刘少奇党籍的大会,就是采用举手表决的方式。当播音员宣读完《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便开始举手表决了。

    “同意的请举手!”

    会堂里的手臂先后举了起来。有人举过头顶,有人借助桌面举起,也有人不那么情愿地抬起臂膀……

    “好,一致通过。”

    此时此刻,陈少敏没有举手。她用右手紧紧捂住左胸,以这种特定的方式,表示自己鲜明的态度。

    事后,那位戴眼镜的“康老”,阴沉着脸找到陈少敏,问她说:“你为什么不举手?”

    康生当时虽然“位高权大”,但陈少敏并不怕他。回答说:“这是我的权利!”

    陈少敏的态度,令不少关心她的人担心。陈少敏的司机项怀玺至今记得很清楚,散会那天,他去接陈大姐,见她脸色很难看,就问:“大姐,你不舒服吗?”

    “不是。今天开会开除刘少奇的党籍,我不同意。”项怀玺知道,这次是中央的全会,是不能有不同意见的。于是就说:“大姐,你不举手,他们会不会……”

    陈少敏还是那句话:“这是我的权利!”

    陈少敏在这件事情之后得到了这样的评价:政治觉悟还不如农村老太太高。

    从1967年开始,陈少敏就成了冲击对象。扣在她头上的帽子很多,什么“刘少奇在全国总工会的代理人”、“中原突围时的叛徒头子”……

    八届十一中全会时,陈少敏才明白这场运动要打倒刘少奇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她很愤慨,从理智到感情,都不能接受。开会休息时,她有意坐在刘少奇的身边,同他谈一些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以此安慰少奇同志。

    十一中全会散会后,全国总工会的一些同志到陈少敏家中,想请她谈谈十一中全会的“内部情况”。她告诉同志们,少奇挨批是真的。说着说着,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她流泪的消息传了出去,有些人就给她扣上“刘少奇黑线上的重要人物”的帽子。

    可是,不管怎么挨批,陈少敏坚决不写揭发刘少奇的任何材料,她对来索要材料的造反派说:“刘少奇不是中国的赫鲁晓夫。”在那场“红色风暴”中,陈少敏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不曾改变,尽管她因此受到了更大的迫害,但她没有后悔过。

    在经历过革命战争的老一辈共产党员中,人称“陈大姐”的陈少敏享有很高的威望。毛泽东曾称赞她是“白区的红心女战士,无产阶级的贤妻良母”。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沙场上,她又是一员杰出的女将,中原解放区的开拓者之一。

    这位女革命家的高风亮节,多年来一直被人们怀念和称赞。

[责任编辑: 龚彦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