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邓大军在大别山艰难:挖假坟才获一棺材粮食

刘邓大军在大别山艰难:挖假坟才获一棺材粮食

挺进大别山前,刘伯承在干部大会上作动员讲话

1947年6月30日,遵照党中央和毛主席关于把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的指示,刘伯承、邓小平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南渡黄河,向大别山进军,揭开了全国性大进攻的序幕。刘邓大军在大别山的斗争中经受了严峻考验,付出了重大代价,仅人员就损失了一半之多。本文作者采访了大量当事人,掌握了第一手资料,揭示了刘邓大军在1947年的那个寒冬所谱写的一曲悲壮史诗。

部队里开始出现个别人违法乱纪的现象

要想让10多万军队在大别山扎下根来,面临着一个首要问题,就是解决全军的吃饭问题。

大别山老乡本来就穷,解放军要征粮,国民党军23个旅在大别山也要吃饭。就那么一点粮食,国共双方的军队拉来拉去,都得靠他们供应,大别山的老乡们受不了。老乡自己也要吃饭,所以,即使有点粮食,也只够养家糊口,说什么也不卖。

刘邓大军的处境愈加困难。虽说有陈粟、陈谢两军东西策应,但刘邓大军毕竟身悬最南端,成为国民党当局的眼中钉。国民党后来又增加至33个旅80个团,源源不断地向大别山扑来。双方都要在大别山就地补给,大别山人民的负担更加沉重。再加上这里连年混战,国共双方在这里拉锯几十年,大别山人民过起日子很现实,他们要活命,就得想法设法地保存自己那点少得可怜的财物和粮食。无论是对付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有了经验。实际上这些经验也就是“坚壁清野”,无论是地主,还是农民,都把自己家里的贵重物品、粮食转移到山上,或者在房前屋后埋起来。

如何找到被藏起的贵重物品、粮食,部队动了许多脑筋。到了一个村庄,炊事员、司务长就拿根棍子,把头削得尖尖的,看看哪里的土是刚翻出来的,就使劲地戳,有时挖出来一看,就是一罐或一箱子粮食。挖出来以后,把老乡找来,战士们给他讲道理:“我们是解放大军,不会白拿你粮食的,给你开个借条,将来会还你。 ”然后给他留一点,其余大半都拿走了。六纵十七旅四十九团有次找了半天,没见到一粒粮食,司务长正发愁,炊事员的眼睛却亮了:“司务长,你看那座新坟。 ”司务长一看,在村边的几座坟旁,有一座看来刚埋不久的新坟。他瞪了一眼炊事员:“有什么好看的,咱们总不能吃死人吧! ”炊事员说:“司务长,你不觉得这座坟很奇怪吗? ”司务长再仔细一看,果然这座坟周围干干净净的,就连烧纸钱的一点痕迹也没有。司务长的眼睛也亮了:“这里面埋的不是人,肯定是粮食。 ”两人商量了一阵,叫来几个战士,偷偷地把坟打开一看,果然是一棺材的粮食。

为了搞到粮食,有些战士就向老乡连哄带骗,老乡也屡屡上当。六纵十七旅五十团有个侦察员叫赵石子,鬼点子多,别人在忙着找粮食,他拿着一个望远镜站在村口,对着外面的山坡看了一会儿,回头吓唬老乡:“我看见你们粮食在那里藏着。”说着还用手指了指那个山坡,又说:“你们要是拿出来了,我们要一半就行了,要是让我们自己挖出来,我们就要全部借走了。 ”老乡不知道望远镜是啥玩意,以为他真看出来了,忙慌慌地去把粮食拿出来了。赵石子还很高兴,以为首长会表扬他一下,谁知政治处主任张镰斧知道后,把他叫来臭骂一顿:“你这是干什么?这不是欺骗老乡吗?你这是搞迷信,你算不算共产党员?把望远镜给我交出来!”赵石子被熊得脸红脖子粗,乖乖地把望远镜拿了出来。

为了生存下去,部队里开始出现个别人违法乱纪的现象。有些部队打土豪时,向老乡打听谁家是地主,老乡没人讲。战士们就自己找地主,看看谁家的住宅高大、宽敞、房子多,就说这家是地主。实际有些是地主,有些也不一定是地主,但都把人家当土豪打了。还有的部队看到老乡家里有猪,就说:“这家有猪,肯定是土豪。 ”把猪拉过来就杀掉吃了。

部队中牢骚怪话也多了,其中有句牢骚流传很广,也很形象地概括了刘邓大军坚持大别山斗争的艰苦生活:“大别山真正好,走小路光摔倒,走错路了没向导,吃大米,铺稻草。 ”

刘邓颁布“三个枪毙,三个不准”

部队出现的违法乱纪情况,让刘邓首长忧心如焚。 1947年9月2日,刘邓在新县小姜湾召开整顿纪律大会。在这次会议上,刘伯承痛心疾首地说:“部队纪律这么坏,如不迅速纠正,我们肯定站不住脚! ”邓小平严肃地批评道:“部队纪律这样坏,是我们政治危机的开始,这是给自己挖坟墓! ”首长们在会议上宣布了三条:枪打老百姓者枪毙;抢掠民财者枪毙;强奸妇女者枪毙!会议还规定,各个部队不准强迫老百姓当向导,不准向老百姓要东西,不准打骂群众!

刘邓对整顿部队纪律非常重视。在这期间,野司枪毙了警卫团副连长赵桂良。这一事件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后来,都产生了重大影响。这个事件的当事人之一,原野司保卫科科长张之轩回忆说:

10月13日,野司到达黄冈总路嘴镇,镇上的老乡已经跑光了,空荡荡的镇子里,店铺关门,街上没有行人。我们站在路边,忽然看到一个解放军用步枪挑着一匹花布和一捆粉条,从一家店铺出来了。邓小平脸色立即变了,他追了几步没追上,就对我说:“你去调查一下,是怎么回事?他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我去调查了一下,他是野司警卫团四连副连长赵桂良,是个战斗英雄,劳动模范。

中午,刘伯承、邓小平、张际春、李达首长专门为这件事开会,最后决定,为了严肃军纪,下午召开公判大会,枪毙赵桂良,并且让我去通知部队和群众参加公判大会。

下午,群众下山参加公判大会,对赵桂良执行了死刑。

六纵也很重视纪律,特别是杜义德政委,对群众纪律更是毫不含糊,连许多机关部门首长都害怕他。

原六纵十六旅宣传科干事刘淑宪回忆说:

当时纵队和十六旅一起住在蕲春。我和十六旅政治部的郭岱一起带人去打土豪。我们一调查,还真有家地主。这家地主院子很大,房子很气派,院里有一棵桔子树,桔子熟了。郭岱有点嘴馋,他对我说:“咱们搞些吃吃,在老家可吃不到这玩意。 ”我刚开始还有点不敢,郭岱大大咧咧地说:“怕什么?又不是贫农家里的,这家是地主,可以吃一些。 ”我俩就找了个篮子,摘了一筐,拎回来每个人发了几个。政治部主任陈孝看见了,把脸一绷,训斥我们说:“你们几个胆子可不小,连老乡的桔子都敢吃! ”郭岱忙讲:“主任,你放心,我们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这是地主家的。 ”陈孝脸色也缓和起来了,他笑着对我们说:“是地主家的就好了,我也让小鬼去搞些。 ”大伙正忙得不可开交,杜义德过来了,隔着院墙,他只看到了树上的小鬼,没有看到其他人,远远地喊了一声:“哪里来的土匪,在这里摘桔子! ”小鬼不敢下来,说:“这是地主家的! ”他不说“地主”还好,一说“地主”,杜义德火气更大了,说:“地主家的也不能摘,你还有理,我把你枪毙掉! ”说着就要去掏手枪,我们几个干事正站在他身边,一看他来真的了,都慌了,忙上前抱着他,不让他掏手枪,还有人喊:“小鬼,你快下来! ”小鬼吓坏了,哭着爬下树,慌慌张张地跑掉了。杜义德气得踢了我们几脚,还说:“我一定要把他枪毙掉,让他违犯群众纪律! ”

我们尤太忠旅长也听说了这件事,忙让人把这个小鬼找来,让他躲在一个女厕所里别出来,等政委气消了再说。我们旅政治部主任陈孝也找到了杜义德,主动检讨说:“政委,是我错了,是我让他去给我摘几个桔子吃的! ”杜义德狠狠地瞪着他,对他说:“你是首长,还明知故犯!不但枪毙他,连你也要处理! ”

陈孝回到旅里,垂头丧气地给尤太忠讲了:“老尤,这事我看政委是要抓住不放了,你去说说,也许管点用,我犯了错误,应该受处理,只要不枪毙小鬼,怎么处理我都行。 ”说着就收拾了一下被子,抱着进了禁闭室。尤太忠也没了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找杜义德。尤太忠说:“政委,陈主任也知道错了,他现在就把自己关在了禁闭室,等着纵队处理! ”杜义德还激动得脸通红,还不松口:“他知道错了,也要处理他!这次我决不会手软,那个通信员,也要严肃军纪! ”尤太忠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默默地退了出来。

最后,纵队研究决定,陈孝关禁闭一周,留党察看处分。尤太忠又去纵队说了不少好话,杜义德这才放过了那个小鬼。

我们当时就在旁边,看到了这个事的全过程,都吓得不轻,这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教育。

[责任编辑: 曾丽 ]
亚心网官方微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