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败投降日 日本人蒙羞难堪至极

“道格回来了,9点钟他发表演讲,他的手、脚都剧烈地颤抖。看着有点儿可怕。他的声音很坚定。”——史迪威日记

史迪威是第一个登上密苏里号后甲板的高级军官。他的身份是美军驻冲绳第十集团军司令官。

自从1944年10月21日满怀愤懑地离开重庆,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再未回到中国。但是,他还是成为蒋介石的一个阴影。在日记中,蒋介石误判史迪威暗斗麦克阿瑟,为此幸灾乐祸:

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星期一阴雨

琉球群岛与本岛之美军自上月卅一日十二时起全归麦克阿萨(麦克阿瑟)节制。此一消息可知史迪威已与麦帅暗斗甚烈。史不愿麦指挥亦更明显。故马歇尔欲派史来华指挥登陆部队亦即是故也。得此消息引为稍慰。

日本战败投降日 日本人蒙羞难堪至极

史迪威日记手稿 资料图

史迪威是麦克阿瑟相差一个年级的西点军校同学,史迪威接任第十集团军司令也是由于麦克阿瑟的安排。

与麦帅暗斗甚烈的是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尼米兹愤怒地表示,如果太平洋战争的荣誉都给了代表陆军的麦克阿瑟,他本人将不会出席日本投降仪式。

华盛顿的决定是,在一艘以杜鲁门总统家乡密苏里州命名的军舰上,由麦克阿瑟代表盟国签字,尼米兹代表美国签字。

第三个签字的是代表中国的徐永昌上将。

日本战败投降日 日本人蒙羞难堪至极

史迪威主持日军在冲绳的投降仪式 资料图

日本战败投降日 日本人蒙羞难堪至极

史迪威第一个登上密苏里号后甲板 资料图

史迪威观礼了完整的投降式,在当天的日记中,他如此写道:

星期天。9月2日。

半夜时分,驻日盟军总司令对于计划做了更大的改动。早餐在5:45进行。大约7点的时候,重光葵、梅津美治郎等11个日本佬和6个日本国会议员登上了驱逐舰。这些表情僵硬、残忍、让人厌恶的恶棍在我们集体注视下感到了强烈的羞辱。全程有趣得很——7点30分我们从圣尼古拉东正教教堂启程,前往停靠在横须贺的密苏里号。

“密苏里号”的设计排水量为四万五千吨,实际排水量六万吨。我们8点10分登船,我带队前往尾甲板。(星级美国军官)佩里(96年前打开日本国门的美国准将—编者注)带的美国国旗从安纳波利斯开始就一直系在船面飘扬。他们让我们坐在位置上等候。道格(麦克阿瑟——编者注)一行8点40登船,前往海军上将座舱。

8点50分日本人登船,列队站好。舱内所有人起立,瞪着他们。这可让这些王八蛋难堪至极。日本在彻底的灾难中衰落,而他们必须忍受、接受。重光葵和梅津美治郎站前面。接着是一个军官,一个文员,空一个,然后一个文员,再空一个。第三排是四个军官。他们僵硬且痛苦地站着。我们很乐意见到这个场景。

然后道格回来了,9点钟他发表演讲,他的手、脚都剧烈地颤抖。格鲁克说他这样不是因为紧张,而是中风,看着有点儿可怕。他的声音很坚定。接着日本人上前,并签名。重光葵拄着手杖,因为脚有点僵。他的后面是梅津美治郎。道格接着代表盟军签字,让温赖特和帕西瓦尔出列,站在他后面。他使用了5支笔,然后是美国的尼米兹、中国的徐永昌、俄国的弗雷泽、澳大利亚的布莱米、加拿大的科斯格罗夫、法国的勒克莱尔、荷兰的黑尔费里希、新西兰的爱西特。

接着道格宣布仪式结束,日本战败。我早先避开了中国人,但现在走过去和徐永昌、杨宣诚和朱世明交谈。他们放松了许多,而且很友好——在军官室里和孩子们享用咖啡,签着“平安符”。

……

日本总体很破旧。商业一无所有。商店里没有东西。茶馆和餐厅都死了。街上没人。建筑、机车、马路都年久失修。庄稼倒是很好,这就是全部了。谢天谢地,这个国家也成一片废墟。人们都很温顺。他们想变得友好起来。这是最大的危险。

[责任编辑: 曾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