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海南战役后“烈士”姑父“死去活来”

当事人:海南战役后“烈士”姑父“死去活来”
    《辽沈晚报》2009年04月28日第A10版版面图

    这张发黄的老照片,是我珍藏着的唯一的一张与父母的合影。那是1950年,父母和姑父带着我去沈阳小河沿看望即将参加抗美援朝的哥哥时拍摄的,这是一张对我来说无比珍贵的留影。

    照片中前排身穿华达呢棉袍,扎着腿带、脚穿挤脸儿棉鞋的两位老人是我的父母,前排左一胸戴军功章的人是我姑父,后排右一身着军装的是我哥哥,最小的那个女孩就是我。在影集中翻出这张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照片,引起了我对父母的深切怀念。

    父亲是一位勤劳、忠厚老实的农民,父亲兄弟三人,因祖父早逝,父亲18岁就执掌家业,虽然读书不多,但是知识面比较广泛。他说话直爽,办事果断,因此邻里之间闹矛盾,家庭内部闹纠纷,都要请他调解,包括十里八村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都要请他到场,父亲更是有求必应,所以在当地是一位倍受尊重的庄稼人。

    母亲性格温柔文雅,一生艰苦朴素,是勤俭持家的能手。家务活母亲更是拿得起放得下,很多人求她裁剪衣服,剃鞋样,剪窗花。母亲心地善良,经常把家里的东西施舍给那些比较可怜的人们。

    父母生育了我们兄妹七人,含辛茹苦地把我们抚养长大,而且培养出一个大学生和三个教师。这对于过去的农民来说十分不易。他们把毕生的精力全部献给了子女们,可以说,父母是我们前进的路,父母是我们拉车的牛!二老风风雨雨走完了人生路,相继离开我们三十余年了,但他们为人处世的态度到今天一直影响着我们。照片中我的姑父叫范永君,他的经历颇为传奇。姑父1946年参军,参加过攻打四平的几次战役。其中有一次,他所在的部队伤亡较大,姑父死里逃生又重新编入别部,然后拉战锦州战役、海南岛战役等。在那个战火硝烟的岁月里,通讯不便,家里两年多没收到姑父的任何音信,所以都以为他在战场上牺牲了,家中也接到了民政部门送来的烈属证。后来在解放海南岛的一次战役后,姑父胸前佩戴着许多军功章回到家里,所以的人都惊呆了,姑姑更是悲喜交加,两人抱在一起痛哭,有人开玩笑说“范永君又活了!”照片中我的哥哥叫李安唐,抗美援朝胜利回国后,哥哥给我们讲述了志愿军在战场上保家卫国英勇善战的感人故事,让我深受教育。

    无情的光阴催人老,当年刚9岁的我,现在已是满脸皱纹的古稀老人了,现在我身体很好,子女孝顺,和老伴共度幸福晚年。

[责任编辑: 曾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