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赖医院3年半被强制腾床 手绑铁链拒下床

 

男子被执行法官强制强制腾床

从2011年10月至今,陈某已经在北京京煤集团总医院(以下简称“京煤总医院”)骨科病房住了近3年半时间。因认为医院诊疗不当,陈某多年来一直拒绝出院。医院无奈起诉至法院要求其腾退病床,法院判决后陈某依然拒不执行。昨天下午,门头沟法院执行局的法官对其采取了强制执行。

医院起诉赖床“病人”

2011年8月29日,陈某因交通事故受伤进入京煤总医院住院治疗,同年9月22日出院。10月11日,陈某因“左下肢肿痛一周”再次入住京煤总医院骨科病房,入院初步诊断为:“左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DYT、左膝关节镜术后。”经治疗后检查,陈某左下肢深静脉血栓部分血管再通,已符合出院标准。但自2012年3月25日起至同年7月18日,院方先后20余次通知其出院,均遭到陈某拒绝。

2012年7月18日,医院方面为陈某办理了出院手续,也不再对其进行住院治疗。但陈某依然住在医院不走,医院无奈起诉要求陈某腾退床位。

2014年12月10日,门头沟法院作出判决,要求陈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将京煤总医院骨科病房34床腾退。但判决作出后,陈某依然没有任何要腾退的意思,院方无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今年2月4日,执行局的法官向陈某宣读了限期腾退公告,并告知其限期不腾退,将对其采取强制执行。昨天,法官给陈某的限期已过,法院决定对其采取强制执行。

3位亲属轮番挡法官

记者跟随门头沟法院执行局的法官来到京煤总医院,对陈某采取强制执行。推开病房的门,陈某的家人严阵以待,陈某的妻子最先发难,冲着执行法官叫嚷,并试图推搡,两名法警随即将其带出病房。陈某的儿子则一直拿着手机在一旁拍摄法官执法,法官制止无效后,要求法警将陈某的儿子也带出病房。

眼见两位家人被带离,陈某情绪突然激动,开始用头使劲撞向床边的铁皮柜,法官见状赶紧冲过去站在床和柜子间,并扶住陈某的头。而陈某的姐姐也一边叫嚷一边扑在陈某身上,阻止法官接近陈某,法警随即将陈某的姐姐也带离病房。其他几名亲属则在法官的劝说下自行离开了病房。

两手绑铁链就是不下床

法官宣读完执行词,打算扶起病床上的陈某帮其穿衣服时发现,陈某的两只手上各拴着一根铁链,由一把铁锁固定,铁链则和床边的柜子相连。由于此前一直在床上挣扎,陈某的两个手腕上已有深深的勒痕。

由于一直没有找到钥匙,陈某也拒绝说出钥匙的位置,法警只得找来两个钳子,打算将铁链剪断。陈某见状,开始在床上剧烈挣扎,试图躲开钳子。6名法官上前才将其按住。随后,法警找来一个轮椅,将其推出了病房,抬上法院的警车,而其他法官则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清理了陈某的个人财物。随后,法官带着陈某回到其位于门头沟区军庄镇的家中。而陈某的3位家人则因阻挠执行工作,而被带回法院谈话。

医院称有问题可以起诉

整个执行过程中,陈某一直大喊大叫,但当记者询问其拒绝腾床是因为有什么诉求时,陈某又回答不上来,只一再重复说“他给我治坏了他就得负责”。

而京煤总医院专门负责处理医疗事故纠纷的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陈某的病症是创伤后的下肢静脉血栓,是一种术后常见的并发症。尽管主治医生和医院多次同其解释,但其均不接受,并拒绝出院。

记者从法院方面获悉,陈某及其家人两次开庭均未到庭,最终法院依法缺席审理了此案。

院方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医院也曾多次告知陈某,如对医院的诊疗有意见,可以寻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这一中立机构裁定,也可以申请医疗事故鉴定,还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确属诊疗有问题,我们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但病人不可以一直占用公共医疗资源。”该工作人员说。

[责任编辑: 王建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