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少女被男友卖给40岁老汉为妻 1年逃跑9次

 

              女孩蓬头垢面女孩蓬头垢面

“妈,你在哪里啊?我想回家。”面对门口层层叠叠的大山,13岁花季女孩小赵欲哭无泪。身处云南海拔2000多米的山沟沟里,每次想妈妈了,她只能大声叫喊,可等待她的,永远都只有大山的回音。

一年多时间,她一共逃跑了9次。可从早跑到晚,腿都跑断了,还是绕不出那弯弯曲曲的山路。

那个所谓的“家”,有一个40多岁的男人,几乎比父亲年纪还大,做了她的男人。可是,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女儿多日不归

父亲几乎一夜白头

安徽人老赵到诸暨大唐派出所报警,是2013年9月中旬。

“警察同志,你们帮我找找女儿吧,她好几天没音讯了。”这个外表刚强的男人,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

老赵说,他的女儿小赵失踪时才13岁,“她成绩不好,只上了一年学,就不愿意去了。我们也没怎么逼她,就带着她到诸暨来跟我们一起住。”

在父亲眼中,女儿长得白白胖胖的,很招人喜欢,“她平时很乖的,偶尔会到朋友老乡家玩几天,总是按时回来的。”那天,小赵像往常那样离家,也没留下口信。过了几天,女儿还未回来,老赵夫妻才急了。朋友家寻遍,没人,只能报警。

在派出所,夫妻俩已方寸大乱,絮絮叨叨地做着各种“分析”。可那眼神,分明是绝望的。

报过警后,夫妻俩自己又印了许多寻人启事,在诸暨四近的嵊州、新昌、绍兴等地去贴。好多人打来电话,有些是骗子,还有些是好心人的关心。

老赵相信,自己的女儿一定就在某个地方等他,只要不停寻找,就一定会有消息。有一个晚上,他焦虑得睡不着觉。第二天醒来,才四十来岁他,头发竟白了许多。

女儿从云南打来4个电话

都只报平安

在疯狂寻找女儿的一年多里,老赵一共接到过4个从云南打来的电话,是用不同的手机打来的。

电话那头,是个女孩的声音,很疲惫。

“听起来有点像我女儿的声音,但她除了报平安,其他的什么也不说,很快就挂断了电话。”老赵说。女孩在电话中说:“爸爸,我在云南过得很好,别担心。”

一开始,他根本不相信这电话是女儿打来的。他以为,这是他接到的众多骗子电话中的一个。

“我听说,现在有人可以利用软件,可以变成别人的声音。”老实巴交的父亲说。

直到第四个电话打来,老赵这才怀疑,电话真是女儿打来的,“这4个电话都是从云南打来的,而且声音都很像。”去年12月5日,老赵跑到公安局,向民警提供了这个十分重要的线索。

而在此之前,他已经亲自跑了一趟云南,找到了其中一个号码的主人。“可对方说,根本不认识我女儿,只是曾把手机借给过一个女孩。”

老赵在向民警叙述这件事时,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他猛地抓住诸暨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赵建峰的手,“她是我女儿吗?你们快帮我查查看!”

警方调查了老赵提供的4个号码。有的没人接,有的不认识打电话的女孩子,唯一能确定的是,这4个号码归属地都在云南省威信县。如果打电话的真是小赵,一个县城几十万人,如何才能找到呢?

见到蓬头垢面的女儿

他差点没认出来

去年12月底,赵建峰叫上大唐派出所副所长应军、民警钟郦涛一起,准备到云南碰碰运气。

在当地警方配合下,民警联系上了4个号码其中的一个主人,姓王。王某称,就在不久前,他在威信县石坎镇挨家挨户卖菜时,一个女孩曾向他借过手机打电话。那个女孩的特征,与失踪的小赵十分吻合。

可是,王某无法回忆起女孩所处的具体位置,只能说出大致方向。

在云南的大山里,有时只隔着一个村,就要走几十里的山路。实在没办法,民警只能按着王某所说的大致方向,挨村查访。

在当地警方介入下,民警获知,石坎镇楠木村的郭某一年多前花钱买了个外地媳妇。

1月27日下午,应军和钟郦涛在当地警方协助下,沿着九曲十八弯的山路,开车行驶了2个多小时后,终于来到了位于一座大山顶的楠木村,找到了正在农田里干活的郭某的“媳妇”。

“那个女孩当时蓬头垢面的,皮肤黝黑,衣服很脏,一点也不像老赵所说‘白白胖胖’的样子。”民警钟郦涛说,女孩正拿着簸箕干农活,老赵看着她,一时间竟认不出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女儿。

倒是女孩一眼认出了爸爸。“爸爸,你怎么来了?”她丢下簸箕,一路大哭着奔向父亲。

听到女孩的声音,老赵这才敢相信,自己苦寻了一年多的女儿,真的找到了。他也是痛哭流涕,一把抱起女儿,久久没有分开。

民警随即在该村抓获了两名犯罪嫌疑人郭某和赵某。

跟“男友”一起打工

哪知遇到的是“中山狼”

时间拉回到2013年9月的一天,不谙世事的小赵在诸暨大唐溜冰场,认识了比自己年长不少的吴某。在吴某的“攻势”下,小赵很快做了吴某的女朋友。

还是个孩子的小赵对吴某言听计从,她离家出走那天,吴某称要带小赵去湖州打工。小赵便瞒着父母,跟着吴某去了湖州。

在湖州,小赵认识了吴某的朋友赵某。在赵某介绍下,小赵在一家热水器厂开始了自己在湖州的打工生活。

小赵本来天真地以为,找了男朋友,生活便有了依靠。哪知道,吴某是个游手好闲的人,他把小赵骗到湖州,就是想让小赵打工赚钱养他。可是,吴某发现,小赵还未成年,打工赚钱实在太慢。而且,带在身边又是个麻烦,于是决定将她“处理”掉。

到湖州两个星期后,吴某和赵某带着小女孩,找到了赵某的老乡郭某。三人以去云南旅游为名,将小赵带到了云南省威信县石坎镇楠木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小赵被吴某和赵某以2万多元的价格卖给了40多岁的郭某当“媳妇”。

逃啊逃

却怎么也逃不出连绵大山

42岁的郭某以前娶过老婆,却因为家里太穷,而且好酒,每次醉酒就打老婆。结婚没几天,老婆就跑了。

郭某也在绍兴打工,经常和老乡赵某一起喝酒。每次喝醉了,郭某就说,自己好不容易存了点钱,不知道有没有女人肯跟他过日子。

正好,吴某想要处理掉小赵。和赵某一合计,决定将她卖给郭某。

长得白白胖胖的小赵,让郭某很满意。这个已过中年的男人,压根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孩足可以做他女儿了。

买媳妇花光了郭某所有的钱,回家后,只能天天吃土豆、玉米。有时候,还是个孩子的小赵闹脾气,想要吃米饭。郭某自己买来酒,喝多了,抓起小赵就打。

“妈妈,救救我。”小赵凄惨哭喊声在大山里回荡,可当地村民见惯了这种场面,根本没人理会。

楠木村地处偏僻,位于山顶,即便是当地的成年人,想要下趟山也要4个小时。郭某倒也不限制小赵的自由,除了下地干活,每天任她在村里闲逛。

有时候郭某不在家,小赵就想逃跑。沿着那弯弯曲曲的山路,从白天走到夜晚,却始终在村子周围打转。最后,也只能乖乖地回到郭某家。

有时候路上遇到好心人,就借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

郭某威胁小赵说,如果她的父母找到云南来,不仅不会让他们带她回家,还要让他们还买她的两万多元。

“他还说,要给我爸爸妈妈点颜色看看,我怕他打我爸爸,又怕爸爸拿不出钱还他,就只能在电话中说一切都好。”小赵说。

前前后后,她一共逃了9次,每次都走不出那连绵的大山,最后只好放弃了。

“我很想吃肉馒头。”这是小赵看到爸爸后说的第一句话。

目前,郭某、赵某因涉嫌拐卖妇女儿童,被刑事拘留。吴某因在2014年故意伤害他人,已被诸暨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现关押在乔司监狱。

[责任编辑: 王建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