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居老人十年花20万购保健品 辞世后留下半屋

http://www.iyaxin.com  2014年03月12日 12:29  华声在线
字号:小| 背景:
 
 
 
 
 

独居老人十年花20万购保健品 辞世后留下半屋
▲长沙韶山路某小区,彭先生的母亲生前买的这张养生玉床垫要16800元人民币。 记者 唐俊 摄

独居老人十年花20万购保健品 辞世后留下半屋

▲彭家客厅一角堆放的部分保健品。记者 潘显璇 摄

【开栏语】

明白消费,与百姓相逢一笑;去伪存真,看市场谁是赢家。

本报投诉直通车近期推出“消费调查”栏目,倾听您身边的消费故事。

栏目将以体验、调查的近距离视角,表达普罗大众自己的消费主张,发出市场最真实的声音。

玉石保健床垫一床,价值16800元;远红外线保健被一床,价值6000元;洗脚盆八个,每个价值1500元……这是长沙老人彭美莲留给独子的遗产。

独子旅居海外的10年间,这位独居长沙老人将20万元养老金悉数投入了保健品市场。在其辞世后,家人惊奇地发现:家中未拆封的保健品满箱满柜,各类保健品销售公司开具的寄存提货单成本成叠。对于一个生活节俭、精打细算的退休老人而言,这样的行为,足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惊讶

独居母亲买了半屋保健品

64岁的彭云飞是彭美莲老人的独子,常年在加拿大工作,从事数控机床的研发。由于工作事务繁忙,最近十多年来,他只能每两年回国探望一次母亲,假期为一个月。

1999年,离异的彭云飞去了加拿大工作,请了保姆在家照顾父母。2003年,彭云飞的父亲去世,他20多岁的女儿则远赴深圳工作,在长沙市雨花区韶山北路某小区偌大一套三室两厅的居室里,自此便只有一名保姆常年与彭美莲作伴。

去年11月,彭云飞退休,从加拿大回到长沙定居,此时的彭美莲已年近90岁,身体和思维都大不如前了,终日卧病在床。

“时隔两年后回到家中,母亲的身体状况尚在预料之中,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家中的情景。”彭云飞回忆他去年初入家门时的情形:“客厅和各个房间的角落里,都堆放着各种各样的保健品。盒装的、瓶装的,穿的、用的,拢个堆能占去半间屋子。”

“母亲说,这些保健品都是她花费半生积蓄陆陆续续买回来的。她现在吃不了了,留着给我吃。”彭云飞复述母亲当时的话,脸上表情复杂。

清点

老人10年买了20万元保健品

3月4日,记者在彭云飞家中看到,尽管大部分保健品已经送人,但留存在家中的各类保健品数量仍然足足摆满了一整张床。这些保健品五花八门,有花费16800元从沈阳东宇馨波尔科技有限公司湖南服务中心买的玉石保健床垫、花5980元从上海三裕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购买的空气净化器、售价6000元外表与一般空调被无异的远红外线保健被等。

彭美莲的房间内有一个带锁的柜子,放着存折、信件等重要物品,平时即便是儿子,也没机会看这柜子里的东西。老人病重后,柜子钥匙交到了儿子手上。

当老人离世后,彭云飞打开母亲的柜子整理遗物,柜子里一叠用塑料袋包着的票据和协议让彭云飞目瞪口呆。这是彭美莲多年来购买保健品的票据,她一直细心保留着。

彭云飞大致算了下,母亲积攒的保健品票据不下50张,累计购买保健品的花费有20万元,涉及的保健品公司多达20家。这些单据显示,彭美莲每次购买保健品的花费少则上千元,多则上万元,最早购买保健品的票据可以追溯到2004年,距今已有10年历史,一些票据早已泛黄。

(编辑: 王洁 )

快速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