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从廉政对联说到廉政语录

http://www.iyaxin.com  2013年12月04日 03:15  亚心网
字号:小| 背景:
 
 
 
 
 

    始建于公元1304年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河南省内乡县衙三省堂前,有副楹联内容为:“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

    这副对联最近极火,被人竞相传颂。对联作者高以永,1679年调任内乡知县,翌年即撰写此联,挂于县衙内的三省堂,(今天我们看到的三省堂所挂楹联,为书法家张志和于2008年所书)。高以永担任内乡知县达9年之久,政声颇佳。“一座内乡衙,半部官文化”,内乡县衙之所以获此好评,在于它是我国惟一保存最完好的县衙。据说,整个内乡县衙挂有数十副廉政对联,比较知名的还有“宽一分,民多受一分赐;取一文,官不值一文钱。”“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负民即负国,何忍负之。”等等。这些对联放在今日,仍让人感怀与遐想,为对联中的民本思想、自律意识而遥寄敬意。

    古代官员喜欢撰写廉政对联,今天不少官员热衷于发表廉政宣言。不过,需要厘清的是,古代一些官员能够做到表里如一,比如高以永,他写廉政对联绝不是为了标榜自己,而是言行若一,据《内乡县志》记载:“高以永,在事数年,温厚和平为治务,慈祥恺悌之声无间遐迩”。对待百姓,爱护有加,温厚宽仁,而施政勤勉,清廉,离任时“仅囊衣箧书自随而已”。这样的官员在封建时代,并不多见。

    反观当下,有的官员在任时的廉政宣言同样铿锵有力,比如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说:“我要做一个清廉的市长,不漂浮,不作秀,不忽悠,不留败笔,不留遗憾与骂名!”郴州市委原书记李大伦说,“休言怀才谋大略,但愿清廉归平淡。”雷政富未落马前也说过,“从政先修德,做官先做人,律人先律己,时时处处自重自省、自警自励,慎行慎独、慎始慎终。”而前不久落马的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在今年6月6日遵义市启动党风廉政“警示教育月”活动中,提出领导干部要“把好思想关、欲望关、权力关、小节关、约束关等‘廉政五关’”,自己却一个关都没有把住。

    说得再好听,标榜得再高尚,如果做不到,就是自取其辱。这也说明,反腐倡廉,除了自律,更需要他律,如果制度约束严格了,即便官员不说廉政语录也无妨;如果制度监督乏力,官员天天舌灿莲花,有何裨益?河南省曾出现连续四任交通厅长落马的腐败连续剧,第一任落马交通厅长曾锦城在任时曾给省委写血书表白,“我以一个党员的名义向组织保证,我绝不收人家的一分钱,绝不做对不起组织的一件事……”第二任落马交通厅长张昆桐一上任就宣誓,一定要吸取前任厅长的沉痛教训,“让廉政在全省高速公路上延伸”。不能说这些官员皆是表演,他们前腐后继,显然与权力过大、监督无力有关。

    反腐,不能听信官员的廉政宣言,更不能依赖官员的道德自觉,必须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如果形成了官员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不管官员写不写廉政对联、说不说廉政语录,他都会成为清官。因此,今天我们在赞美古代官员的廉政对联时,应清醒意识到法治胜过人治、他律胜过自律,而不能止于找几个古代的清官榜样,来督促当今官员秉承清廉意识。

                                                                 (秦淮川)

(编辑: 王建隆 )

快速分享: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