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的妇女姐妹们走进现代文明

http://www.iyaxin.com  2013年11月26日 02:15  亚心网
字号:小| 背景:
 
 
 
 
 

    让我们的妇女姐妹们走进现代文明

    新疆师范大学历史学院院长 副教授 阿巴拜克里·阿布来提

    宗教说上帝造的第一个男人叫阿丹,然后用他的一条肋骨造了第一个女人——夏娃。科学至今也没有告诉我们是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基因科学提出现在的人类是20万年前一个生活在非洲的一个叫“夏娃”的女人的后代。这个科学假说还待进一步的证明。但是我们现在知道的是妇女能顶半边天,现在世界至少有一半是由我们的母亲、爱人、姊妹、女儿们组成的,人类因她们而繁衍延续,世界因她们而精彩。

    当今世界进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妇女的解放,当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妇女成为女王、总统、总理、部长、将军、科学家、艺术家、宇航员,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时候,有些人却要求她们回到家庭、回到愚昧,这不是开历史倒车吗?

    十几年前,有一位“先生”著文将维吾尔族的落后归罪于维吾尔族妇女不能生育和培养科学家、艺术家、领导人,现在又有人要求妇女们离开学校、单位回到家庭,难道一个未接受现代科学文化熏陶的母亲能够培养好我们的下一代吗?如果一个民族的未来都交给了我们的母亲、爱人、姊妹、女儿们,那要男人干什么呢?

    在这里需要简单回顾一下维吾尔妇女们的社会地位。在伊斯兰教成为维吾尔族全民信仰后,维吾尔妇女们社会地位主要是由伊斯兰教教义中的相关内容决定的。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维吾尔族给伊斯兰教赋予了浓厚的地域与民族特色,使伊斯兰教在新疆发生了众多的适应性变化,更加符合维吾尔族文化与传统。其中在宗教礼仪、禁忌和妇女地位等方面表现的比较突出,甚至由于一些维吾尔族对于“禁忌”表现得过于“大胆”被一些人指责为是非穆斯林。就妇女地位而言,维吾尔社会中妇女地位与阿拉伯社会中的妇女地位相比本来就是较高的。

    1858年到南疆的俄国人乔汉·瓦里汗诺夫在他的游记中,曾经这样记载南疆维吾尔妇女们的社会地位:“喀什噶尔的妇女在家庭和社会生活所持的地位优越,这完善地体现了喀什噶尔人中庸适度的风度和观念。小布哈拉的妇女处于受尊重的地位。她们中的许多人已载入史册……妇女们参与自己丈夫的娱乐,开会时,妇女们出席到场是必需的。”在150多年前,在伊斯兰教氛围更为浓厚的喀什噶尔,我们的妇女们都是这样的自由,今天的我们有什么权利让她们过得那样的压抑。

    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爷爷是焉耆绿洲中非常普通的一个农民,他开朗、勤劳、智慧、虔诚,在他的村庄具有崇高的威望,但他从来没有在礼仪上对奶奶、姑姑们和儿媳们提出过什么限制。我的外公是在解放前通过陆路去朝觐的焉耆地区为数不多的“哈吉”之一,他的虔诚是一些“哈吉”们很难望其项背的,在上世纪50年代“公私合营”时,他给政府交出了所有的积蓄——几公斤黄金,却冒着风险,隐瞒了一本《古兰经》,就是这样一位虔诚的宗教人士也从来没有要求外婆、女儿、儿媳们要戴面纱。

    到我父辈这个时代就更加开明,我的母亲、姊妹与爱人随时随地都能感受到父亲的公正,在家庭里我从来没有因为是长子和男人而得到父亲哪怕一点点的优越,在父亲的眼里,没有男人与女人,有的只是公平与对错。

    我的爷爷、外公、父亲并不比别的爷爷、外公、父亲伟大,伟大的是我们的民族与文化,维吾尔族一千多年来就是这样延续着自己的信仰,维吾尔族妇女地位从来就是这样崇高,这就是维吾尔族所知道与信仰的伊斯兰教。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要她们回到家里、回到愚昧,是要让她们与我们一道享受人类进步的成就。

    一个正常的社会,是由男人与女人构成的,这个女人不是抽象的,她们是我们的母亲、爱人、姊妹与女儿,她们应该得到爱、尊重、教育、尊严,她们也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与奋斗得到爱、尊重、教育、尊严,如果我们爱她们就不应该告诉她们干什么,而是应该允许她们自己做出抉择。只有男人“衰落”和失去“自信”时,才会逃避责任,怨天尤人,找“替罪羊”,现在需要男人们找回自信,不要再和我们的母亲、爱人、姊妹、女儿们过不去。让我们的妇女姐妹们走进现代文明!

(编辑: 王渊 )

快速分享: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