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花季少女开颅手术难住家人

http://www.iyaxin.com  2013年05月10日 01:35  亚心网
字号:小| 背景:
 
 
 
 
 
核心提示:面对十万多元的手术费,呼庆雪和王杰沉默了。郑柏林告诉记者,呼庆雪一家养活三个孩子生活很困苦,呼庆雪以收购废品为生,王杰是仓房沟八队的一名保洁员,两人月收入在四千元左右。

    亚心网讯 (记者 黄馨漩 )5月8日,18岁的呼瑞红侧身躺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神经外科的病房内,一动不动地沉沉昏睡。“红红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处在昏迷中,这样的情况已经11天了。”呼瑞红的母亲王杰说。

    年轻的呼瑞红患左丘脑动静脉畸形,怀疑伴肿瘤。“通俗的解释就是大脑中的动静脉血管缠到一起了。”呼瑞红的舅舅郑柏林解释,“医生说要想治好,就得做开颅手术,但会导致偏瘫。”

花季少女开颅手术难住家人
    图为母亲王杰在一旁陪着她,等她醒来。亚心网记者 史纪伸 实习生 张已 摄
    4月28日,呼瑞红的父亲呼庆雪和在乌市十二中上高二的呼瑞红去市场买菜,“就快“五一”了,红红说多买点好吃的过节。”呼庆雪回忆,回到乌市仓房沟八队租住的家中,呼庆雪在厨房忙着做饭,呼瑞红在卧室写作业。“突然我12岁的小儿子跑来大喊‘爸爸、爸爸,姐姐疯掉了。’”呼庆雪扔下手中的东西跑到呼瑞红的卧室后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红红抱着头大哭,身体不停地发抖,口中吐着白沫,在房子里乱撞乱碰。”呼庆雪红着眼睛,“我上去抓住她,想控制住她,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力气那么大”。被吓到的呼庆雪背起女儿就往外跑,跑的过程中他感到女儿在不断地抽搐。

    住进自治区中医医院当晚,呼瑞红被诊断为左丘脑动静脉畸形,怀疑伴肿瘤。“医生说是先天性的。”呼庆雪说,“以前红红老说头晕、头疼,但我们都没在意,一直以为是学习压力大造成的。”提起呼瑞红的学习,呼庆雪很自豪,“她学习很好,她常常说她的梦想就是学习,学很多东西”。

    在医生的建议下,呼庆雪和家人将呼瑞红转到了自治区人民医院继续治疗。“转过来的第二天,医生说需要做开颅手术将畸形的部位切除,重新连接血管。”郑柏林说,“但医生也说了,这样的手术肯定会造成孩子偏瘫。”同时郑柏林解释,如果不做手术,呼瑞红就会得癫痫,而且大脑内部会经常性出血,最终死亡。

    11天来,呼庆雪和王杰两人一直守在呼瑞红的病床前,“她一天只能吃下几小勺稀饭,有时候吃着吃着又昏睡过去了,稀饭就沿着嘴角流了出来。”提起呼瑞红的病,王杰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她说她很怕孩子突然就没了。但她表示无论孩子最终结果怎样,她都要照顾呼瑞红一辈子。

    面对十万多元的手术费,呼庆雪和王杰沉默了。郑柏林告诉记者,呼庆雪一家养活三个孩子生活很困苦,呼庆雪以收购废品为生,王杰是仓房沟八队的一名保洁员,两人月收入在四千元左右。

    呼庆雪挠了挠灰白的头发说:“借钱也要给孩子治病,借来的钱我和王杰打工一辈子也要还清。”

(编辑: 王建隆 )

快速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