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羌县维吾尔族母亲抚养汉族脑瘫儿10年

http://www.iyaxin.com  2013年02月26日 17:01  亚心网
字号:小| 背景:
 
 
 
 
 

亚心网讯(通讯员 王若丹)2月25日,若羌县胜利社区的帕塔木汗·巴拉提带着刚从医院打完针的儿子叶武金回到家中,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放在床铺上,量体温、喂水……忙活完后,帕塔木汗·巴拉提把床头的收音机打开,一直面无表情的儿子听到收音机里传出的声音后,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毅然背负起甜蜜的负担

近日,笔者走访了帕塔木汗·巴拉提一家,50平米的廉租房面积不大,却收拾的干净温馨。帕塔木汗·巴拉提今年58岁,丈夫卡米尔·牙生在若羌县公安局当协警,有一个女儿去年刚出嫁,家里还有1个10岁的汉族儿子,叫叶武金。

据帕塔木汗·巴拉提说,2002年9月,她和丈夫去吾塔木乡探亲途中,在路边的林带里发现一个包裹,走近一看是个两三个月大的孩子,包裹里只有一张户口本和百天照。孩子在烈日暴晒下流着鼻血、双唇干裂、脸色发紫,看得帕塔木汗·巴拉提一阵心酸,于是善良的帕塔木汗把孩子送到了吾塔木乡政府。两天后,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又找到了她,告诉她孩子无人认领,希望她能暂时抚养,帕塔木汗不顾家人的反对,把孩子留了下来。

孩子来到帕塔木汗家后,总是不停哭闹,高烧不退,帕塔木汗带着孩子多次去医院检查,最终被鉴定为脑瘫。看着无家可归的小生命,帕塔木汗决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下去,并给他起了个维吾尔族名字,叫“买吾兰江”。从此,帕塔木汗开始了艰难的生活。

帕塔木汗·巴拉提是县上的低保户,每月只有328元的低保金,丈夫每月工资1300元,除了供女儿上学,还要给买吾兰江看病治疗,每个月光医药费就要花费1000多元。帕塔木汗说:“最困难的时候,在餐馆刷过盘子,捡过棉花,闲时就在家做手工活,为了挣钱,什么活都干过。”笔者在帕塔木汗·巴拉提家的厨房里,只看见一些白菜和小油菜,帕塔木汗·巴拉提说,她们一家长年只吃这些便宜的素菜,省下的钱全部给儿子买牛奶、蜂蜜和营养品。

再过7天,就是买吾兰江的11岁生日了,但是这个看起来只有4、5岁大的孩子身高只有1.3米,体重只有29公斤,每天只能躺着,不能坐也不能站立。

帕塔木汗·巴拉提为了照顾儿子,几乎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儿子小的时候,她出去干活就把他绑在背上,平时除了买菜基本不出门,每天坚持给他做4个小时的按摩和康复练习。帕塔木汗年轻时在煤矿打工,在一次倒塌事故中被砸断了肋骨,现在身上还打着4块钢板,但是为了省钱和照顾儿子,她一直没有接受治疗。

一个朴实而艰难的心愿

两年前,巴州儿童社会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得知情况后,来到帕塔木汗·巴拉提家,想把叶武金带回福利院收养,帮助她减轻负担。帕塔木汗谢绝了工作人员的好意,哭着把孩子留了下来。帕塔木汗说:“孩子一天不在身边我都受不了,没有他,想象不到今后该怎么生活下去。”

2012年1月,帕塔木汗·巴拉提带着儿子去新疆医科大学做了第一次康复手术,现在买吾兰江的右手已经可以自由活动,帕塔木汗说,“要想彻底康复,至少还需要做3次手术治疗。”2012年7月,帕塔木汗在社区的帮助下,在居住的小区租了一间小铁皮房,开起了早餐店,生活稍微有了好转。帕塔木汗说“生意还可以,我做饭的时候,儿子就坐在手推车里玩儿。等积攒点积蓄,准备再带他去做第二次手术。”

买吾兰江因为不能活动,每天只能躺着,心情烦躁,帕塔木汗就想尽办法逗孩子笑,每天自言自语地跟儿子说话。买吾兰江喜欢白天睡觉,晚上睡不着就不停的哭闹,经常有邻居上门质问,帕塔木汗·巴拉提就整夜耐心地哄着。在帕塔木汗的精心照料下,买吾兰江现在已经可以听懂家人说的话,会看动画片,每天都要听一会儿维语广播。

说到生活的苦难,帕塔木汗·巴拉提几次动容,但是提起今后的生活,帕塔木汗依然充满希望,脸上闪动着坚强乐观的光芒。“以后自己老了,就把孩子交给女儿抚养。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就要尽力给孩子治疗,希望他将来能像其他人一样,有个健康的身体,好好生活,学习知识,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编辑: 刘芳 )

快速分享: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