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苇湖梁煤矿家属院发生天然气闪爆 女子炸落楼下

http://www.iyaxin.com  2013年02月26日 02:40  亚心网
字号:小| 背景:
 
 
 
 
 
核心提示:“砰”一声巨响,伴随着整栋楼的颤动和玻璃破碎的声音,一名女子从二楼被炸落楼下。

    亚心网讯(记者 齐琳洁)“砰”一声巨响,伴随着整栋楼的颤动和玻璃破碎的声音,一名女子从二楼被炸落楼下。此时,发出巨响的房间探出火舌,又迅速引燃了楼下和楼上……2月25日清晨7时50分左右,乌鲁木齐七道湾南路苇湖梁煤矿家属院17号楼5单元202室的厨房发生天然气闪爆事故,造成1人重伤,致使该单元的10户居民有家难回。

乌鲁木齐苇湖梁煤矿家属院发生天然气闪爆 女子炸落楼下

图为从一楼的住户家可以看到自二楼坍塌下来的楼板和床铺等物,男女主人的一张婚纱照虽然还挂在二楼的墙上,但其楼顶也向上突出10余厘米。亚心网记者 张万德 摄

    事发后半小时,记者赶赴现场,看到很多人在围观,现场已拉起了警戒线,伤者已被120急救车拉走,消防官兵仍在扑救,楼内的天然气和水电阀门均被关闭,楼内居民被疏散。

    记者注意到,天然气闪爆这栋家属楼共有5层(地下室除外),一梯两户,闪爆住户是5单元202室,其防盗门、阳台门窗、前后两个安全防护栏、窗户玻璃全被炸飞。

    5单元的防盗门被炸飞出去约有四五米远,单元楼左侧墙体出现一道长裂痕,墙体被熏得黑黑的。5单元1楼住户家门窗变形,室内一片狼藉,站在102室的卧室里,抬头可以清楚地看到3楼住户家的地板,一楼和二楼的地板均被炸出了一个面积约有10多平方米的大洞。

    202室的家具、家电已被烧得面目全非,201室的防盗门也被损坏,3楼住户家的门窗和室内物品不同程度受损。此外,位于该栋楼前后的18号楼和16号楼多家住户的窗户玻璃在闪爆中遭到不同程度损坏。停在该单元楼前的4辆小轿车(其中有两辆出租车)的玻璃不同程度被震碎。

    楼下惊魂未定的居民中不乏穿着贴身衣物的人。住户们说,爆炸燃起的火苗从202室向外飞蹿,很快引燃了楼下和楼上阳台的物品,这时有住户报警,随后乌鲁木齐公安消防特勤大队二中队出动5车15人赶来救火,并将楼内住户疏散到楼下。  

    9时50分左右,火被扑灭后消防人员撤离。苇湖梁派出所民警随即封锁了事发的5单元。一名民警说,由于闪爆对楼体结构造成了一定改变,进入楼内有危险。

    随后,记者赶到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在烧伤整形外科危重病房里见到了38岁的伤者韩玉萍。

    医护人员说,经初步诊断,韩玉萍全身大面积烧伤,因天然气闪爆导致其坠楼,不排除其内脏损伤及骨折,可能随时有生命危险。由于目前患者处于休克期,待生命体征平稳后再进一步检查。

    负责该小区的昌胜祥社区副书记相文涛说,该栋楼住户1984年入住,共有50户居民,事发单元1到3楼受损最为严重。截至2月25日18时,17号楼5单元仍处于被封锁状态,该单元的10户居民无家可归,昌胜祥社区协调安排住户住宿问题。目前,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

    继续阅读

    惊魂时刻,住户冒死互救

    “砰”的一声,一个安全防护栏砸在卧室窗户上,吓醒了16号楼5单元1楼82岁的住户郑四川。老人说,他以为地震了,赶紧叫醒家人就往外跑,出门发现对面二楼着火了。

    事发的17号楼5单元302室住户刘军伟说,一家人被吵醒后,他的母亲吓得大喊“地震了”,此时强大的气流已将防盗门炸变形,“我用脚踹开了门,带着60多岁的父母逃离现场。”刘军伟说。

    该单元3楼住户、85岁的谢先生说,由于自己的腿脚不灵活,事发时,女儿干着急没办法背他,听到女儿的呼救后,一位热心住户将他背了出去。

    最先目击事故的马斌武说,他住在16号楼5单元2楼,见对面楼的202室冒烟并起火,他赶紧拨打了120和119。

    18号楼5单元住户解成风说,事发时,她正站在窗户跟前,随着爆炸声响起,只见一个“黑影”从对面二楼的窗口坠落,她跑到楼下查看,见一名30多岁的女子躺在事发单元楼前,头发和身上的衣服烧焦,浑身扎有碎玻璃,小声对她说:“姨姨,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儿,她还在楼上睡觉”。

    解成风说,正当她准备往楼里冲时,被一名30多岁的男住户拦住了,他冲进室内将小女孩救了出来,小女孩放声大哭,这位男子被熏得满脸黑黑的,等120急救车赶到后,他悄悄离开了现场。

    住户们说,小区住户布来加尔见受伤女子衣着单薄,将自己的羽绒服脱下来给她盖上,其他住户拿来了被褥,由于楼上仍有东西坠落,大家协力将受伤女子抬开。

    韩玉萍的丈夫陈华健眼睛红红地说,他的妻子38岁,女儿小涵(小名)9岁,他在吉木萨尔县上班。事发时,妻子和女儿在家,事发前,他还给妻子打了电话,可没想到挂掉电话后妻子到厨房做早饭,竟发生了这样的事。“像噩梦一样。”他说,他接到亲戚的电话后,立即搭车从吉木萨尔县赶了回来。

    在医院里,受到惊吓的小涵将脸紧贴在父亲的胸口,她的刘海和睫毛被烧,她小声问家人:“妈妈在哪?她没事吧?”

    

(编辑: 林慧 )

快速分享: